首頁

歷史軍事

系統派我來抗戰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系統派我來抗戰: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四章 誘敵深入,鬼子中計!

    楊靖并不知道,自己的腦袋,已經被鬼子懸賞到了10萬日元。

    此時,虎賁團已經在藤縣內外構筑好了數道防線,只等鬼子前來進攻送死了。

    楊靖忙里偷閑,正在和馬海峰、耙耳朵等人把剛繳獲的那四輛九五式輕型坦克和兩輛九七式裝甲車,開出街道。

    這幾輛坦克和裝甲車都還完好無損,里面燃油和彈藥也頗為充足。

    若是留在街道上,保不齊,會被鬼子的飛機發現,并給炸毀了。

    所以,楊靖打算把這批坦克和裝甲車,開到隱蔽處,先隱藏起來。

    等到待會戰斗打響時,就能利用它們殺鬼子了。

    同樣是坦克和裝甲車,在鬼子手里和在楊靖手里,所能發揮的作用,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尤其是,小鬼子并不知道他有坦克戰車,若是突然開出來,必然會取得奇效!

    不得不說的是,這個耙耳朵真是一個人才,不僅學過炮兵,甚至還兼修過坦克兵。

    楊靖只是簡單的教了一遍,他便能夠輕松熟練的駕馭起鬼子的九五式輕型坦克。

    看著一輛輛坦車克和裝甲車,被楊靖和炮營營長先后開動起起來,周圍的虎賁團戰士們,都忍不住狂歡起來。

    他們很多人,不是沒有見過坦克,但都是在戰況正急的戰場上。

    根本來不及,也沒有心情去仔細觀察。

    更有一點,等能清楚看見鬼子坦克戰車之時,便說明危險已經距離他們很近了。

    現在看著楊靖和耙耳朵開著坦克轟隆隆的行駛,新鮮感頓時爆棚。

    有些吃過鬼子坦克大虧的老兵,等到楊靖他們把坦克車和裝甲車,分散停到幾處院落里面藏好后。

    忍不住對楊靖道:“團座,咱們以后能不能擁有自己的坦克部隊啊?這些鐵王八,簡直太厲害了!

    戰斗中,尋常的槍彈根本奈何不了他們。

    在上海和南京戰場,咱們不知道有多少弟兄,就是倒在了鬼子坦克的槍炮下。”

    楊靖看著周圍將士紛紛露出一臉向往的表情,臉色無比鄭重,用近乎保證的口吻說道:“放心吧,弟兄們,早晚有一天,我們虎賁團、我們中國,一定會擁有自己的坦克裝甲部隊,而且還會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坦克裝甲群!

    除了坦克戰車部隊,我們還會擁有屬于自己的航空編隊,擁有屬于自己的艦隊,屬于自己的航母!

    早晚有一天,我們中國會重新屹立在這個世界之巔。

    我們虎賁團會成為整個亞洲,乃至整個世界最強大的軍隊,沒有之一!”

    楊靖就是虎賁團的神,就是虎賁團的精神信仰。

    虎賁團任何一名將士,對于團座楊靖的話,都有著深深的信任,從來不會懷疑他話語的真實性,因為他從來沒有讓弟兄們失望過。

    更別說是那些跟著楊靖,從淞滬、從南京戰場一起經歷過生死血戰的老兵了。

    所以,聽到楊靖這么說,他們都深信不疑。

    …………

    另外一邊。

    嘰谷廉介那老鬼子為了全力對付虎賁團,把由步兵第8旅團為主干,組建而成的瀨武支隊也給抽調了過來,打算集全師團的兵力,猛攻藤縣。

    同時,嘰谷廉介還把虎賁團駐守藤縣的消息,上報給了華北日軍司令部。

    當時,時任侵華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寺內壽一大將,正在自己的辦公室低頭批閱文件,見參謀長岡部直三郎少將從外面走了進來,不禁下意識問道:“參謀長,你來的正好,是皇軍第10師團有好消息從前線傳來嗎?”

    岡部直三郎面色無比凝重的道:“司令閣下,皇軍第10時師團麾下瀨谷支隊在進攻藤縣時,遭到支那軍的強力反擊,損失慘重!”

    “納尼?”寺內壽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臉色一變,問道:“參謀長,藤縣守軍,不是支那戰斗力最差的川軍集團;且之前不是匯報說,支那川軍第22集團軍在皇軍瀨谷支隊的進攻下,已經節節敗退,潰不成軍嗎?

    皇軍瀨谷支隊怎么可能進攻受挫?”

    岡部直三郎低頭道:“瀨谷支隊之所以進攻受挫,是因為他們在即將攻陷藤縣之時,支那軍突然來了一支援軍。”

    寺內壽一臉色陰沉道:“縱使有一支援軍,以瀨谷支隊的戰斗力,最多就是難道增大了一點,也不至于進攻受挫,乃至被擊敗才是吧?”

    岡部直三郎解釋道:“司令閣下有所不知,此次支援藤縣,并擊敗皇軍瀨谷支隊的,乃是虎賁團!”

    “納尼?虎賁團?就是那個在淞滬戰場先后重創皇軍度6、第16師團,而后更是在揚州設計全殲了國崎支隊,不久前就在滁州戰場偷襲了皇軍第16師團指揮部,甚至還擊殺了中島今朝吾中將的那個虎賁團?”

    “哈依!”岡部直三郎重重頓首:“正是這個虎賁團!”

    寺內壽一沒有再說話,如果馳援藤縣的是虎賁團,那么別說擊敗瀨谷支隊,就算是將之全殲了都完全有可能。

    岡部直三郎又開口道:“另外,磯谷廉介中將請求司令部提供戰術指導,協助他的第10師團擊潰虎賁團!”

    寺內壽一沉吟了良久,這才咬著后槽牙,重重開口道:“這個虎賁團屢屢給皇軍帶來嚴重損失,儼然已經是帝國的頭等心腹大患!

    如果他一直在華東地區還則罷了!

    既然他敢來到我華北方面軍的地界,那就是自尋死路!”

    說此一頓,寺內壽一聲音猛的拔高了幾分,繼續道:“傳我命令,命第5師團立即加緊進攻!

    務必在兩日內,突破臨沂守軍防線,側擊藤縣以北后方地區,策應第10師團,圍攻藤縣!

    另外,抽調第14師團,接替第10師團向運河以南進攻,以分散支那軍在徐州地區的兵力!

    力爭將虎賁團聚殲在藤縣到臺兒莊這一帶!”

    參謀長岡部直三郎聽完后提議道:“司令閣下,如今我華北皇軍兵力略有不足,為了加強我部的實力,我們是不是請求大本營,從華中方面軍抽調一部分援軍,以協助我們攻略徐州?”

    寺內壽一雖然自負狂傲,但卻并不會被憤怒沖昏頭腦,光是一個虎賁團就足以讓他頭疼,若是在加上整個第5戰區,他們想要攻陷徐州,只怕沒有那么容易,搞不好還會出現什么突發情況也說不定。

    當下也就點了點頭,同意了岡部直三郎的提議:“喲西!參謀長,你的提議很有道理,如此,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

    日本大本營考慮到華中日軍的兵力確實有限,且虎賁團也被調到了徐州,經過簡單商討之后,就同意了寺內壽一的請求,從華中方面軍抽調了建制還算完整的第114師團,和剛剛完成休整,重新補員完成的第16師團,走海路北上,支援華北方面軍作戰。

    與此同時,日軍華中方面軍,集中了第3,第6,第13,第18,以及第101師團等部,超過近10萬大軍,也再度開始沿津浦鐵路等方向,向北進軍。

    打算攻取江淮地區,以策應華北方面軍在徐州的作戰。

    從鄒城到藤縣不過區區不足百里的路程,瀨谷支隊作為日軍最精銳的17個常備甲種師團之一,機械化程度很高,配置了不少戰車和軍用汽車,同時還可以乘坐火車沿津浦路南下。

    加上瀨谷啟這老鬼子,擔心步兵第10聯隊不敵虎賁團,再次吃虧,所以一路上不斷催促部隊加快行軍度。

    因此,瀨谷支隊主力在當天下午,即趕到了藤縣,與其先鋒部隊第10步兵聯隊等部會合。

    不得不說,楊靖如果不是為了誘敵深入,把更多的鬼子引入臺兒莊,還真會主動出擊。

    而以虎賁團的戰斗力,吃掉已經損失超過三分之一的日軍步兵第10聯隊,幾乎完全不在話下。

    不過,這次瀨谷啟卻是多慮了。

    楊靖的目標可不僅僅是他的步兵第10聯隊,甚至不僅僅只是第10師團,而是至少兩個師團以上。所以,為了堅守的時間能夠更長一點,楊靖此時正在率部加緊時間搶修公事,自然沒有時間和精力主動出擊。

    而且,楊靖也知道,只要自己率部堅守藤縣的消息一經傳出,肯定會吸引更多的鬼子過來。

    而他也有把握,把臺兒莊大捷的戰果,至少擴大三倍以上。

    從而一舉重創華北日軍主力!

    那么對于徐州會戰來說,將會極大有利。

    ……

    藤縣縣城之內。

    將繳獲而來的坦克和裝甲車藏好,楊靖便帶著馬桶他們回到了臨時團指揮部,坐鎮指揮,只等鬼子進攻。

    而這時,瀨谷啟已經率領支隊司令部進駐到了,麾下步兵第10聯隊的聯隊指揮部。

    赤柴八重藏大佐和坦克大隊的大隊長山口義雄少佐,正一臉慚愧的向他請罪。

    當得知坦克大隊,有好幾輛坦克和裝甲車被摧毀,甚至還有不少坦克被虎賁團繳獲時。

    瀨谷啟這老鬼子憋了一路的怒火,終于忍不住爆了出來,劈頭蓋臉就罵道:“八嘎呀路!你們真是一群廢物,帝國皇軍的臉面都被你們丟光了。

    坦克戰車是何等重要的武器裝備?你們竟然一次性損失那么多,還被支那軍繳獲了!

    簡直不可饒恕!

    恥辱,真是我皇軍第10師團的恥辱!”

    山口義雄嚇得臉色慘白,任憑瀨谷啟口中的唾沫噴濺在他臉上,也不敢伸手卻擦拭。直到瀨谷啟罵完,他才低頭認錯道:“支隊長閣下教訓的是,卑職罪不可恕,愿意戴罪立功,請將軍批準,卑職愿意率部為前鋒,率先向支那軍起進攻,不死不休。”

    瀨谷啟也知道,大戰在即,正是用人之際。

    所以,并未真的去處置山口義雄這個坦克部隊的人才。

    而是冷哼道:“大戰在即,我滴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帶領坦克部隊協助步兵進攻!”

    “哈依!”山口義雄感激涕零的連忙頓。

    就在這時,一名通訊兵匆匆而來,對瀨谷啟敬禮道:“支隊長閣下,剛剛收到師團司令部的電令,師團長命令我們暫緩進攻,等賴武支隊和師團司令部到來。

    師團長閣下將會親自指揮這場戰斗!”

    瀨谷啟不禁有些意外道:“納尼?師團長閣下要親臨前線指揮?”

    “哈依!”通訊兵重重點頭道:“電令中就是這么說的!”

    瀨谷啟惱怒不已的喝斥道:“那也不能讓虎賁團好過,給我命令炮兵聯隊,立即向藤縣開炮!我要把藤縣夷為平地!”

    ……

    日軍第10師團的野炮兵聯隊,裝備了36門75毫米野戰火炮。

    這是一種口徑和威力都要比九二式步兵炮更強的火炮。

    野炮兵聯隊接到命令后,立即將36門野炮的炮口通通對準藤縣,和藤縣外圍虎賁團的野戰防御陣地。

    36門野炮火力全開,每一輪齊射,都至少會有20顆以上炮彈飛落入藤縣城內。

    “轟!”

    “轟轟轟!——”

    炮彈剛一墜地,便發生了猛烈的爆炸。

    整個藤縣登時硝煙彌漫,火光四起,無數房屋在爆炸中倒塌,縣城頓成一片火海。

    有一輛裝甲車所院落,也遭到了鬼子的炮彈轟擊。

    院墻和堂屋在火光中被瞬間炸塌,那輛裝甲車也被無數彈片打的砰砰作響。

    倒塌的堂屋建筑廢墟,更是將它掩埋了大半。

    楊靖得知此消息后,立即派人前去查看,發現這輛輪式裝甲車的輪胎都已經被肆虐的彈片擊傷,爆裂了。

    而虎賁團又沒有備用輪胎,如此一來,這輛裝甲車顯然已經無法投入使用了。

    好在整個虎賁團除了他自己外,就只有耙耳朵會操控鬼子的坦克和裝甲車。

    因此這輛裝甲車的損毀,并不會對虎賁團的戰斗力造成什么影響。

    是以,楊靖立即下令道:“把里面的汽油和彈藥全部取出來,還有那挺九二式車載重機槍,也給老子帶走,等我們撤退的時候,再一并炸毀!”

    馬桶立即親自帶著十幾名警衛連的戰士,前往執行團座楊靖的命令。

    ……

    鬼子炮兵聯隊的炮擊,持續了足足半個多小時才宣告結束。

    然而,當虎賁團各營都打起精神,嚴陣以待,準備抵御鬼子的進攻時。

    結果等了半天,也沒見鬼子的蹤跡。

    讓他們不禁有一種,老子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的不忿感覺。

    一營長碧云濤十分郁悶的來到團部,向楊靖匯報道:“團座,小鬼子在搞什么鬼?竟然沒有發起進攻!”

    …………

    PS!

    相信關注天氣的恩公都應該很清楚,我們重慶發大水了。

    老三這里也是重災區,直接停電了。

    為了保證不斷更,老三特意頂著暴雨,跑到了隔壁省湖南的網吧來上網碼字。

    只是老三的資料都存在自己的電腦里面,還有網吧這個環境,碼字著實蛋疼。

    哎!

    訴苦的話,咱就不說了,只是懇請恩公們能夠給老三投上兩張寶貴的月票!

    拜謝了!

    8)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河内5分彩直播开奖 股票竞价交易规则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股票分析师招聘 甘肃快3开奖视频 北京赛pk10app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 河北11选5推荐专家预测 四川快乐12一定牛开奖 北京福彩快三20分钟开奖 2014上证指数波浪划分 广东十一选五万能八码 北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pk10模式 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下截 体彩七星彩中奖规则和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