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魔法

禁區之狐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禁區之狐:第一卷 喜歡足球的少年 第一百九十二章 足球給了我什么?

    禁區之狐正文卷第一百九十二章足球給了我什么?謝蘭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她剛剛看完了兒子在全國大賽半決賽中的集錦視頻。

    兒子打進決賽,并沒有讓她感到高興,反而令她憂心忡忡。

    因為在打進決賽之前,丈夫就問過自己為什么都這么久了,兒子還沒回來。

    雖然當時被自己用一個借口搪塞了過去,但這并不意味著就能徹底打消丈夫的懷疑。

    現在東川中學打進了決賽,她剛才還去查了決賽的時間,是下周一的下午四點鐘開球。

    而今天是星期五,這就意味著就算賽后第二天球隊就動身返程,距離兒子回家也還要有五天時間。

    距離兒子出門已經超過兩周了。

    這么長時間,什么活動參加不完?夏令營也該結束了吧?

    到時候丈夫再懷疑怎么辦?自己還能找什么借口?

    如果被丈夫發現兒子踢球,可就完蛋了……

    謝蘭太了解自己丈夫的脾氣和對足球的怨念。

    就在這時,她聽見房門傳來開鎖的聲音,便連忙將手機收起來,然后起身佯裝要去廚房炒菜。

    同時頭也不回地對身后說道:“回來了?”

    語氣盡量從容淡定自然。

    “嗯。”背后響起丈夫沉悶的聲音。

    “我去炒菜……”

    “先等一等。”

    謝蘭有些意外地停下來,扭頭看著自己的丈夫:“干嘛?你不餓啊?”

    這時她才發現胡立新就站在門口,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自己,看得她心里有點……發毛。

    “怎么了?”謝蘭擠出笑容,問道。

    “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胡萊怎么還沒回家?”

    謝蘭聽到這句問話,心里咯噔一下,因為這個問題丈夫兩天前才問過,當時被自己糊弄過去了。但短時間內他又問這樣的問題,謝蘭不能不多想,他或許不是單純的表示疑惑……

    “你不是之前問過了嗎?”謝蘭強作鎮定。

    “因為我打電話去學校問過了,這次科技小組的社會實踐活動早就結束了。”胡立新揚起了手中的手機。

    如果這個時候窗外有一道雷炸響,謝蘭都不會覺得有什么違和的。

    因為她心中已經響起了驚雷。

    “他是不是踢球去了?去踢那個什么全國大賽?”胡立新盯著自己的妻子問道。

    “是……”謝蘭明白這個時候丈夫應該是什么都知道了,于是也不再隱瞞,直接點了頭。

    “你知道我的傷是怎么來的。你也知道因為踢足球我才要學歷沒學歷,要能力沒能力,混到現在只能做個保安……”

    雖然胡立新的聲音不大,但謝蘭已經能夠聽到他聲音中強壓著的怒氣了,因為最后做保安的話他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你都知道,謝蘭。那你為什么還要縱容他去踢球,而且幫他瞞著我?!”

    面對滿腔怒火的丈夫,謝蘭垂下雙手,嘆了口氣:“所以我才說你根本沒關心過你兒子。”

    “這跟我關心不關心他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關系!”謝蘭猛然提高了音量,“自從開始踢球以來,他身體也結實了,最重要的是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他比以前更開心,所以我才想著讓他繼續踢球。他在你面前總是畏畏縮縮的,再這么下去一點自信都沒了。而足球卻能讓他收獲信心,他現在都能在全國大賽中進球了,他能夠在記者采訪的時候侃侃而談,在網上他還有了粉絲……這些難道不好嗎?”

    “這有什么好的?這些都是假的!信心是假的,曝光度是假的,粉絲也是假的!”胡立新憤怒地說,“除了受傷,什么都是假的!他根本不了解足球的殘酷!”

    “胡立新!你不要自己成了足球受害者,就這么偏執!他只是在學校的校隊里踢踢球,鍛煉身體,參加一下中學生之間的足球比賽,能有多殘酷?”謝蘭也憤怒起來,她毫不退縮地直視著自己的丈夫。“無非就是輸了球的殘酷!況且他也只能踢到高二了,我已經給他說過,到了高三就要退出學校的足球隊,專心備考。你還要怎么樣?”

    “高三就退出球隊?你是不是沒有關心你兒子最近的情況?”胡立新冷哼道,“他可是說了想要做職業球員的!”

    謝蘭怎么可能會不知道自己兒子說過這話呢?她一直偷偷背著丈夫在關注兒子的表現,自然也看到了兒子接受采訪時說的話。

    但她卻覺得,那不過是孩子的一廂情愿,是美好的憧憬而已,并不代表就能實現。

    “說說而已,說說就一定能做嗎?你自己不也說想要成為職業球員沒那么容易?”她反問道。

    “你不要自欺欺人了,謝蘭。我給你說,胡萊他絕對不可能輕易放棄足球的,你讓他嘗到了兩年的甜頭,他怎么可能到高三的時候就乖乖聽你話,退出足球隊,一年不碰足球,然后專心準備高考?”

    “那又怎么樣?就算他真的去踢職業足球了,那又怎么樣?”

    “那又怎么樣?我們借了那么多錢,可不是為了讓他去踢足球的!要不然為什么欠一屁股債?你以為我想一個星期熬三天夜啊!你以為我熬夜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嗎?!”

    謝蘭面對丈夫的反問,咬牙沉默,無法反駁,因為她知道丈夫為了還債確實很辛苦,她也心痛自己的丈夫連續熬夜加班。

    “我每次值班守夜,原來就是他在學校訓練的時候……我為什么一定要吃這個苦?早說不借這三十五萬不行嗎?你以為我愿意去借錢啊?我就直說吧,謝蘭,你知道我這筆錢是找誰借的嗎?”

    “不是你以前的隊友嗎……”謝蘭疑惑地問。

    “呵,我早就和他們斷了聯系,連人都找不到,上哪兒借錢去?”胡立新冷笑道,“我是找你大哥借的錢!”

    謝蘭張大了嘴,愣在當場。

    “我知道你那邊親戚都瞧不起我,是,誰讓我沒學歷,還賺不到錢呢?所以我才更不想讓胡萊走我的老路!我一個外地人,在這里沒有親戚朋友。你的大哥有錢,但你和他們鬧翻了,肯定不可能去找他們借錢,就只有我去了。被他們笑話幾句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做保安也習慣了……只要能借到錢就行。”

    雖然胡立新說的輕描淡寫,但對自己的大哥為人非常了解的謝蘭,還是能夠想象的出來,自己的丈夫在大哥那里遭到了什么刁難。這錢是借到了,卻絕對不像是他說的那樣,只是被笑話上幾句……

    “早知道你是去找他借錢,那我倒寧肯不讓胡萊去什么東川中學上學了……”謝蘭埋怨道。“不在東川中學就考不上大學了嗎?再說了,這種讓你不舒服,讓我不舒服,也讓咱兒子不舒服的做法,究竟有什么好處呢?”

    “有什么好處?只要能讓他考上大學,學個理想的專業,出來能找一個好工作,就是最大的好處!”

    “為此弄的大家都不開心也可以?”

    “開心?我以前踢球的時候也開心的很啊,但你覺得現在的我開心嗎?四十多歲的人了,大老爺們兒一個,到現在還一事無成……我爸媽去世這么多年了,我回去看過他們幾次?我為什么不回去上墳?因為我覺得丟人!沒臉見他們!我現在就特別后悔當初沒有聽我爸的,認真上學讀書考大學,非要去踢球……踢出什么來了嗎?練了十幾年,連一場職業比賽都沒踢上,就他媽退役了!我浪費了本應該去學校里上學讀書的機會,浪費了我最寶貴的青春時光,最后換回來了什么?換回來了一到陰雨天就痛的膝蓋!我為什么還要支持他去踢球?!為了讓他以后和我一樣一身傷還找不到好工作嗎?!”

    胡立新情緒激動地對自己的妻子咆哮。

    謝蘭知道因為踢球而最終淪為這副模樣,對自己丈夫是多么巨大的打擊和刺激,所以她也實在是不好再和丈夫爭,只能嘆了口氣:“我去做菜……”

    說完就轉身投入廚房。

    胡立新還站在門口,剛才情緒這么激動,讓他感到腦袋供血不足,有些眩暈,他身體輕輕向后靠在了門板上,胸膛劇烈起伏。

    在粗重的呼吸聲中,他緩緩閉上了眼。

    bq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大发极速时时彩计划 投资理财平台推荐 期货配资图片 吉林快3儿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一定牛预测 北京十一选五现在开 宁夏新十一选五开奖列表 上证综指指数 谁有靠谱极速赛车微信群 淘股吧论坛首页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 海南飞鱼活动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pk10计划软件是真的吗 二四六天天好彩福彩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