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魔法

禁區之狐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禁區之狐:第一卷 喜歡足球的少年 第一百九十一章 排面

    宋嘉佳背著書包拐進西苑街,前方一百五十米就是學校大門。

    今天和平常不同,不少東川中學的學生們在走進校園之前,都會先仰頭對學校大門行注目禮。

    這就很奇怪了,這座大門大家每天從下面進進出出,也沒見幾個人會抬起頭來關心一下頭頂上的風景。

    怎么今天每個人都會在走進校園之前駐足停下來,然后抬頭望向學校大門呢?

    宋嘉佳又往前走了幾十米之后,終于明白了大家都在看什么。

    盡管他處于側面,但也已經能夠看到學校大門上方多了一條紅色的橫幅,垂在“東川中學”四個金色銅字的下面。

    他再繞到小街對面,看清楚了橫幅上的字:

    “熱烈祝賀我校足球隊打進全國高中生足球錦標賽決賽!”

    “我靠,排面呀……”看到這一幕的宋嘉佳忍不住感嘆道。

    盡管他已經知道胡萊他們打進了全國大賽的決賽,但是在學校大門口看到這條隨風輕輕擺動的橫幅,高高在上接受全校師生注目禮,還是讓宋嘉佳覺得很震撼。

    在他身邊不斷有人在校門口停下來,抬頭注視著橫幅,然后低聲議論:

    “咱們學校的足球隊真是強啊!這才第二次參加全國大賽就打進了決賽……”

    “而且擊敗的還是上屆亞軍呢!”

    “你在網上看到比賽視頻了嗎?胡萊太雞賊了!哈哈!”

    “看了看了,這樣也可以的嗎?我還以為是犯規呢……”

    “怎么可能是犯規,規則允許的,要不我怎么說雞賊呢?一般人誰能想到貓在門將身后等他把足球放下來呢?”

    “確實挺搞笑的,求崇文中學門將的心理陰影面積……”

    “哈哈哈哈!”

    宋嘉佳聞言也微笑起來,然后帶著這副笑容收回目光,邁入校門。

    在他進入校園之后,又發現右前方的公告墻那里圍滿了同學們。

    圍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后面的人都完全看不到公告墻上的內容,不明白為什么要聚集在這里。

    宋嘉佳甚至都沒有往前湊,因為他知道自己肯定擠不進去,除非像胡萊那樣去吃一碗螺螄粉再來……

    但不用他擠上去,也能知道里面究竟說了什么。

    有人正在大聲念道:“……下周一下午四點鐘,各班組織學生在教室里自行收看全國大賽決賽的現場直播!為學校足球隊加油助威!”

    “哇!好棒!!”圍在外面的人發出了歡呼。

    只要不上課,大家就覺得這是一件好事。

    就算不喜歡足球,也一定要為自己學校的足球隊加油。

    聽到這個通知,宋嘉佳忍不住張大了嘴巴。

    經過門口橫幅的“洗禮”,他以為這就是排面了,哪想到還有更大的排面!

    為了讓學生們收看比賽直播,給校隊加油,竟然連上課時間都能占用!

    這樣的大手筆……宋嘉佳也只在全國兩會期間才見識過——為了讓高三學生們了解今年的時事熱點,為高考做準備,高三學生們會在教室中通過投影電視收看兩會的新聞發布會。

    而如今,東川中學的足球隊,也享受到了和兩會相同的待遇……

    牛逼啊!

    宋嘉佳發自內心地豎起了大拇指。

    真不愧是世界第一運動。

    ※※※

    翟光明站在校長辦公室的窗戶前,通過打開的窗戶望向學校大門方向。

    居高臨下的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公告墻前面圍著的密集人群,他們都是被那張有他落款的通知所吸引去的。

    其實做出這個決定,翟光明是頂著巨大的壓力的。

    畢竟這涉及到很多教學工作的調整,雖然星期一下午本來就有一場自習課,但一節課四十分鐘,而一場比賽算上傷停補時則是九十分鐘呢,這意味著一定會有一堂正常教學課要受到影響。

    最后還是翟光明用個人威望強行決定了這事兒,至于那些受到影響的教學課,在之后找自習課補回去就行了。

    最重要的是為東川中學足球隊加油。

    畢竟自習課又不是只有下周一的下午才有,但東川中學足球隊能夠打進全國大賽決賽可就只有下周一才能看得到。

    優先哪個?還用討論嗎?

    聽到從公告墻那邊傳來的歡呼聲,翟光明布滿皺紋的臉上出現了笑容。

    ※※※

    胡立新站在小區門口的崗亭中,對每一個從他面前經過的業主抬手敬禮,重復著那就不知道說了多少遍,幾乎都成為了條件反射的:“晚上好,歡迎回家。”

    站完這班崗,等自己的同時吃完晚飯再來替自己,他就可以下班了。

    然后騎上電瓶車回家,和老婆吃一段簡單的晚飯。晚上睡覺之前,趁著兒子不在家,和老婆做點什么……

    就這么過完美好的一天。

    這時一個中年人與一個穿著東川中學校服的孩子從外面走過來。

    胡立新知道這是誰家的孩子,他認識他們,但他們應該不認識他。

    他的目光在對方的東川中學校服上短暫停留后就挪開了。

    他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自己兒子的同班同學,但他并不打算讓對方知道這一點,也不讓自己的兒子知道這一點。

    他不想自己兒子的同學知道兒子有一個在他們小區做保安的爸爸,那樣的話,他會怎么看胡萊?會不會嘲笑胡萊,會不會瞧不起他,排擠他?

    畢竟大家都在同一所中學上學,但有人的爸爸能夠住在高檔小區里,而有的人爸爸卻只能在這座高檔小區里做保安。

    看到他們來,胡立新抬起手敬禮。

    就在他要習慣性致以回家問候的時候,他聽到那位穿著東川中學校服的少年對身邊的中年男人說道:“對了,爸,你知道嗎?我們學校發生了一件大事兒!學校足球隊竟然打進了全國大賽的決賽!而且為了給校隊加油,下周一有兩節課直接不上了,改成了看比賽直播!你說夸張不夸張……”

    少年興奮的聲音越來越小,他們已經穿過了門口的閘機,走進了花園一樣的小區里。

    直到他們走進去,胡立新的那句回家問候也沒說出來,他保持著敬禮的姿勢,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懷疑當中。

    盡管沒有任何證據,但他卻憑借直覺,意識到這個東川中學的學生所說的事情和自己的兒子應該有關系。

    很簡單,這段時間兒子一直都不在家,他媽媽說是去參加一個科技小組的社會實踐活動了,去年也參加過一次,所以胡立新當時是沒懷疑的。

    盡管今年出去的時間比去年要久一些,妻子也說只是因為每年社會實踐活動時間都不一樣。

    抱著對妻子一貫的信任,胡立新全都相信了。

    但現在他覺得,自己可能被騙了。

    他的兒子,應該不是去參加什么科技小組的社會實踐活動,而是去踢這個什么全國大賽了吧!

    只是他還是不明白,自己那個連平路跑步都能摔跤的兒子是怎么進入校隊的。既然這支球隊有實力參加全國大賽的決賽,按理說就不應該能夠看得起自己兒子啊……

    想到這里,他回頭看了一眼門衛室中一邊吃飯一邊看手機的老范,少見的出聲催促道:“老范吃完了嗎?”

    “馬上好,馬上好。”一邊說著,老范一邊收回盯著手機屏幕的目光,然后把不銹鋼飯盒里的最后一口米飯刨進了嘴里。

    接著他收起手機,用手背擦了擦嘴,就從里面跑出來,笑著對胡立新說:“這么急著回家,弟妹給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胡立新擠出一絲笑容,沒有回答同事,就把站在崗亭上歡迎業主回家的工作交給了老范。

    然后他轉身掏出了手機,打開瀏覽器搜索“全國大賽、東川中學”,一條貼吧的帖子排在了搜索結果的第一位,還配上了圖片。

    “胡萊為東川中學‘偷’來了一個決賽機會!”

    都不用點進去看圖片了,就憑著標題上的名字,胡立新就能百分之百確認,自己的兒子,是真去參加了全國高中生足球錦標賽……

    他的臉瞬間陰沉下來,仿佛日全食時候的天空。

    bq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11选5高手是怎么赢钱的 江苏体彩七位数更多期次 百宝彩泳坛夺金 黑龙江36选七开奖结果 国人策略 海南飞鱼在线开奖结果 排列五今天晚上出什么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河北快三走势 河南快3遗漏334 河北快三和值遗漏值尾 鼎牛配资官网 重庆快乐十分最快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图 快乐十分最新开奖号码 二分时时彩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