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都市言情

超品命師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超品命師:正文卷 第267章 沐顏

    歐洋現在很慌!

    我很可能變成一個傻子,怎么辦,在線等,急!

    這就是現在歐洋的狀況。

    作為從小體弱多病受欺負的他,好不容易現在變得很正常人一樣了,可以開始享受肆意的人生,過上正常的富二代該過的生活了,他不想就這么快結束啊。

    別的富二代都是美女嫩模,他卻是當了十幾年的和尚,酒更是一滴不碰,搞得不少女生還以為他性取向有問題。

    “晨哥,咱兩是兄弟啊,從小我就認你當大哥,因為我小時候就看出晨哥你的不凡了,所謂三歲看大七歲看老,那個時候我就知道晨哥非凡人。”

    “不然以我歐洋的優秀,又怎么會輕易認一個人當大哥?就是因為我篤定了晨哥你是天生神人,知道晨哥你將來會是我的救星,而我也愿意為晨哥鞍前馬后,死而后已。”

    “歐洋,你少貧嘴了,蘇晨不會見死不救的。”

    陳欣有些看不下去了,打斷了歐洋的話,因為不止是歐洋這家伙不要臉,蘇晨這家伙竟然也不要臉,還一臉享受表情聽著歐洋的馬屁話。

    “救你不是不可以,畢竟你也算是我當年收的小弟了,不過你要把你身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我,不允許有任何的隱瞞。”

    聽了蘇晨的話,歐洋一臉為難的表情,尤其是看到陳欣也站在這里,猶豫的問道:“看片的事情也要說嗎?”

    “呃……你隨意,不過要是有好資源,你可以說個鏈接,我也給一些人(shuyou)謀福利。”

    “歐洋你又在胡言亂語個什么,算了,我不管你們兩個了,我去那邊了,你們兩個就慢慢交流探討。”

    在“交流探討”四個字上,陳欣加重了口音。

    “故意把陳欣給氣走,我倒是好奇你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讓她知道。”

    蘇晨笑吟吟的看著歐洋,歐洋那點小心思怎么可能瞞得過他,不過是想要支開陳欣,而他也是配合著歐洋說這么一番話。

    “其實我也不是想要支開她啊,但晨哥你是知道的啊,咱們男人從小孩到現在青春階段,有許多事情都不能跟女生說的,一說那形象全沒了。”

    “行了,別說這些有的沒的,說正經的,就從你這病快好時候說起。”

    前世蘇晨并不知道歐洋得的是什么病,因為歐洋比陳捷和陳欣姐妹還要離去的早,記憶已經是有些模糊了,但這一世再次見到歐洋的時候,他才發現歐洋會體弱多病是有原因的。

    “我離開村子之后,身子也很是虛弱,家里人給我準備了許多營養補品可惜效果都不大,直到后來我上大學的時候,遇到了沐顏,她跟我說,她老家也有和我一樣情況的,不過她爺爺有辦法可以治好我的病。”

    “沐顏?”

    “嗯,沐顏是我大學同學,她來自于南疆那邊,一開始我對她的話是不怎么相信的,不過她給我配了一個藥方讓我去煎藥,我抱著試試的心態,可沒想到喝下去之后,身體真的好轉了。”

    “不過沐顏告訴我,她只能治標,我的病要想徹底痊愈,還是得要跟她回她老家一趟,去找她外婆,這病只有她外婆才能夠徹底根治,而且有些草藥也只有她們那里的深山里才有。”

    “我爸媽這么多年來一直渴求的就是治好我的病,聽我說了這事情后,立刻就要帶著我和沐顏去找她外婆,不過沐顏說她外婆脾氣比較古怪,除了上門求醫的病人外,任何生人都不見,最后就只有我和沐顏去了她的老家。”

    蘇晨瞇著眼睛沒說話,示意歐洋繼續。

    “我和沐顏去了她老家,也見到了她外婆,在那里待了一個月,每天吃一碗沐顏外婆給煎的中藥,一個月后沐顏外婆說我的病已經是徹底根治了,就讓沐顏帶著我離開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你有在當地逛逛沒,那地方有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這是蘇晨第一次開口詢問,歐洋想了下回答道:“逛了啊,不過那就是一個小村子,而且位置很偏僻,村子里的人也不多,年輕的都出去了,大多數都是留守老人了,也聽不懂普通話,我就沒怎么和這些村民聊天。”

    “你仔細回想一下,那個村子里有沒有男的?”

    “怎么可能會沒有男的,要是沒有男的,那這村子……”歐洋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不過隨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我好像真的沒有看到有男的。”

    “對,我可以確定,是沒有見到男的,當時我還好奇問了沐顏,沐顏告訴我,村子太偏僻,年輕人待不住都離開了,而且村子周圍的山林多野獸毒蟲和毒瘴之類的,村子里的男人進山采草藥打獵很多都喪命在了山林中。”

    “不過現在想想還真的是有些不對勁啊,那山林再怎么危險,也不可能男人們都死掉,而且山林那么危險,完全可以不進去的啊。”

    蘇晨看到歐洋后知后覺的模樣,也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那女孩明顯是說謊了,而且還是一個很容易就被戳穿的謊言,偏偏歐洋這家伙就信了。

    “晨哥,你也別說我傻,那個時候對于我來說,我最大的渴望就是能夠治好身體,其他的都是不重要的。”

    歐洋看出蘇晨的嘲諷眼神,表情認真的解釋了一句,蘇晨盯著歐洋半響,最后嘆了一口氣,因為他明白歐洋的意思了。

    對于歐洋來說,他受夠了病弱的身子,現在可以治好病,就如同一個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個可以撐住身子的物體,不管這物體是一根稻草,還是一條毒蛇,甚至是一具尸體,但是在那一刻,在溺水的人眼中這些都是一樣的,是可以救命的。

    “你那位女同學外婆的脖子上,是不是掛著一個月牙一樣的吊墜,形狀應該和蟲草有些類似。”蘇晨再次發問。

    “我記不清了,沐顏她外婆每天都是穿著厚厚的衣服,把自己遮的嚴嚴實實的,沐顏說這是因為村子里毒蟲比較多,這樣可以防止被毒蟲爬到身上叮咬肌膚。”

    聽到歐洋的回答,蘇晨心里其實已經是大概有了答案了,不過他還需要最后驗證一下,因為如果他真的猜對了,那歐洋的事情可就沒那么好辦了。

    “你那位同學現在在哪呢?”

    “她回老家了。”

    “回老家了?”蘇晨皺了下眉頭,說道:“你給她打個電話。”

    “打電話啊……”歐洋的表情有些為難,這讓蘇晨有些好奇起來,不知道這家伙猶豫個什么。

    “晨哥,你是說沐顏害得我,這會不會搞錯啊,沐顏她對我很好,也從來沒有從我這里得到任何東西。”

    聽到歐洋這話,蘇晨明白了,這家伙應該是和那沐顏之間有某種特殊的關系了。

    “怎么,你喜歡她?”

    “嗯,我喜歡她。”

    歐洋也不遮掩如實承認了下來,同時解釋道:“我家庭背景雖然優渥,但因為身體的原因一直沒有什么朋友,就算那些愿意和我交朋友的,也都是沖著我的錢來的,只有沐顏不一樣,她是真的為了給我治病,后來我爸媽想要給她和她外婆一點回報都被她給拒絕了。”

    “她是這些年來,第二個走進我心扉里的女孩,我想要和她在一起的,所以晨哥,你可以一定要搞清楚。”

    蘇晨沒有理會歐洋的深情款款,而是好奇問道:“那第一個走進你心扉的女人是誰?”

    “這個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就不說了。”

    “打電話吧,放心,沒有絕對的把握我是不會拆散你好不容易得來的姻緣的。”

    有了蘇晨這句保證,歐洋這才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出去,沒一會電話接通,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從手機中傳出。

    “歐洋,怎么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我這不是想你了嗎,你這一次回老家待了那么久,我思念成疾啊。”

    “好好說話。”

    “我說的都是真心話啊,人家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么久沒見你,我都感覺我整個人都蒼老了幾十歲了。”

    聽著歐洋不要臉的舔狗話語,蘇晨都覺得自己雞皮疙瘩起了一地,這男人要是舔起來,那還真的是沒有狗什么事情。

    “我現在有事,你要是沒什么正經事情我就掛電話了。”

    電話那端的沐顏顯然也是習慣了歐洋的這種說話方式,壓根不理睬歐洋的話,歐洋只得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蘇晨。

    “是沐顏姑娘嗎,我是歐洋的發小蘇晨。”

    “蘇晨?”

    電話那端,一座較為偏僻的古舊單元樓里一間裝修老舊的房間內,一位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子正拿著手機靠在窗戶邊上,目光不時打量著窗戶下方馬路上的情況。

    沐顏隱約覺得這個名字好像在哪里聽說過,但一時之間想不起來,而且她現在也沒有那么多時間去靜下心來回憶,因為她要躲避追殺她的人。

    8)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成都股票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七星彩开奖官网 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广西快3豹子遗漏值 一分赛车7码杀号技巧 mfc互联网理财平台 北京快三出号规律 南京股票配资公司 青海11选5走势图 上海快三开奖查询官网 股票上午跌下午会涨 七星彩 查找快乐八开奖结果 江西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