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歷史軍事

從長坂坡開始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從長坂坡開始:正文卷 第0389章 顫抖的手

    今夜夜襲的時候,征南長史陳矯肯定不會參與,注定是守城的那個。

    當年孫權第一次領兵失敗后,又卷重來圍攻陳登,廣陵太守陳登便差遣陳矯去向曹老板求援。

    只是沒等到援軍來了,孫權便被陳登擊敗,而曹老板也順利被陳矯說服,發兵救援。

    自從這次接觸后,陳矯便真正入了曹操的眼,被征召到身邊。

    建安十四年,陳矯出任征南長史,輔佐征南將軍曹仁。

    如今這個場景,不管誰出城去襲擊江東大營,其中守城的必定會有陳矯。

    邢道榮大聲嚷嚷之后,當即把城墻上的曹軍士卒給鎮住了。

    城下的人倒是猖狂,曹軍曲長嚷嚷道:“陳長史不在。”

    “什么?”

    邢道榮心中閃過一絲喜色,要的就是陳矯他不在。

    曹仁肯定派人去襲擊江東大營了,他們若不是緊靠南門觀看,怎么可能會跑到北門來,尤其現在南門廝殺的厲害。

    “那你速速去請他過來辨認,軍情緊急,記得與陳長史說周瑜是詐死,一定要快!

    將軍命我們趕緊回城支援,免得被他們奪了城池。”

    周瑜竟然是詐死!

    相比于辨認城下的人,周瑜詐死這個消息更是讓他們心驚。

    曹軍曲長也不敢耽誤,現在敵我不分,直接差人去請陳長史,總歸現在小心無過錯。

    最重要的是城下的人說的沒錯,就算報上名來,他也不認得,莫不如去請陳長史來。

    陳矯面色有些慌,實在是這股子敵軍都死命的往前沖,大家聚在這城門口,尸體都堆了不少,很難在關上城門。

    曹仁將軍他是中計了,光憑借騎都尉曹休手里的人馬,在這烏漆嘛黑的情況下,陳矯心中一點底氣都沒有。

    不知道曹仁將軍何時能夠率軍返回,否則江陵城必失!

    這一切都是周瑜的計策!

    荊江對岸劉備故意擺出來的船隊,也一定都是空船,完全是為了配合周瑜。

    陳矯搖搖頭,雖然他很希望周瑜死了,但終究是一場空啊。

    大家高興的過頭了。

    雖說是毒箭,這種炎熱的天氣也足以讓傷口發膿,可周瑜他偏偏沒死。

    難不成關定國他當真會醫術?

    陳矯拿捏不住,他與關平也只接觸過一次,便是護送劉玄德的女兒歸營的時候。

    當時關平給他的感覺便是盛氣凌人,一言不合便要拔刀相向。

    他會醫術,怕不是那種砍人頭治頭疼之輩,陳矯搖搖頭。

    就在這么一會,城墻一側跑來的一個氣喘吁吁的士卒拱手道:

    “陳長史,北城門外,我們的人回來了,還請陳長史過去辨認一二,趙曲長也不敢輕易打開城門。”

    “我們的人回來了?”

    陳矯摸著胡須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嗯,他們說是誰了嗎?”

    “沒有,他們就說請陳長史過去速速辨認,其他人也認不得。”

    “請我過去?”

    陳矯點點頭,現在可以肯定,正在與騎都尉曹文烈廝殺的江東的人,他們嚷嚷為大都督報仇。

    “對,稟陳長史,他們還說周瑜是詐死!

    奉將軍將令請陳長史速速過去,辨認他們,再打開城門,勿要被敵所騙。

    否則一旦晚了,江陵城便被他人所奪。”

    陳矯可以肯定,今夜這一切都是周瑜的計策。

    至于北城門外的人,估摸著也是自己人,否則也不會指名道姓的讓自己過去辨認。

    考慮的如此全面,一定是征南將軍!

    不像騎都尉曹休,他到底是年輕,沒怎么辨別就直接出城支援,結果落到了這般被動的田地。

    “太好了,征南將軍回軍來支援我們了。”

    陳矯大聲嚷嚷了一句,隨即命令放箭的士卒先高喊幾聲,擾亂敵軍軍心的同時,并且鼓舞己方士氣。

    “傳我的命令,速速打開城門,迎他們入城!”陳矯速速命令了一聲。

    如今南城門下廝殺的慘烈,他焉能脫開身去北城門辨認。

    尤其是種種消息皆是與他所想的對上了,江東率領精兵猛烈突破一道城門就可。

    難不成他還想要兩面開花,而且聽前后所說的這意思,就知道不是一家人!

    最重要的是周瑜他哪里來的如此多的人?

    布置在江東營寨,想要留住征南將軍的伏兵會少嗎?

    布置在荊江岸邊牽制曹洪將軍的人馬會少嗎?

    還要懷疑曹仁將軍派回來的人馬,難道等到江東士卒涌進城中,還有機會讓自己謹慎一些來得及嗎?

    再壞的情況還能夠比失去江陵城的情況出現嗎?

    沒了!

    莫不如放手一搏,讓他們趕緊布置好,若是騎都尉曹文烈他抵擋不住,還有第二道防線能夠支撐到征南將軍他領軍趕回來。

    陳矯相信,即使征南將軍他中計了,以將軍的勇武,也一定能夠快速沖出來的。

    前些日子光憑借幾十騎便能在江東士卒軍陣當中來去自如,更不用說現在了。

    陳矯差人的一番喊話傳入了正在廝殺的雙方士卒耳朵。

    曹休大喝一聲:“我們的援軍來了,把江東鼠輩給我趕出江陵城,殺!”

    言罷便是一槍刺出去,挑起來,砸到江東士卒的頭上。

    凌統更是有些發急,沒想到曹仁那會這么快就脫身率人回來了。

    畢竟當初曹仁的舉動實在是讓江東士卒印象深刻,凌統不得不懷疑曹軍的援軍真的回來了。

    尤其是在己方身后再來突破,那可就被前后夾擊了。

    徐盛則是大嚷道:“眾兒郎,隨我殺進去,為大都督報仇!”

    一提起為大都督報仇,江東士卒頓時渾身又充滿了力氣,大吼著向曹軍劈砍。

    這短短的一段路,曹孫兩家的士卒廝殺的異常慘烈。

    邢道榮咽了下口水,只覺得渾身有些熱,詐城這個活計,當真是太刺激了。

    這個距離早早的就進入了曹軍的射程之內了。

    邢道榮心里激動的很,捏著長斧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他在心里一個勁的想著若是陳矯來了,該如何把那番說辭完整的復述一遍。

    留下的空間皆是讓陳矯他自己去理解,只要別露出太大的漏洞即可。

    少將軍說一定能夠成功,邢道榮深呼一口氣,那便一定能夠成功!

    城墻上突然就傳來一聲:“速速打開城門,迎援軍入城。”

    x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开户买股票 福建快3中二不同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表近50期 加拿大预测28最快开奖 体彩北京快中彩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 秒速飞艇稳赢漏洞 大族激光股票 有梦pc蛋蛋 上证指数行情东方财富 河北快三豹子遗漏统计表 pc蛋蛋玩法 浙江6+1中奖规则浙江6+1玩法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 20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河北 后三组选包胆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