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魔法

炮臺法師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炮臺法師:繁華大城 第三百五十一章 愛麗絲的追求

    深夜10點。

    羅蘭忙完了一天的事務,在一隊衛兵的護送下,緩步走回了夜鶯旅店。

    昨日一天忙碌,凌晨又和霍華德主任搏命,回到城中后,又幫著治療愛麗絲的傷勢,完了,他又回到城主府里,處理各種瑣事,尤其是忙著協調通靈部的組建工作。

    整整兩天兩夜,他幾乎沒有一刻停歇,即使以他現在的旺盛的精力,也覺得有些熬不住,很是疲憊。

    現在,他只想趕快回到旅店,癱到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覺。

    對這樣的狀況,羅蘭早有心理準備。

    現在的紅鷹軍處于草創階段,而巴沙爾城更處于四面皆敵的危境,事情多是正常的,等到一切走上了正軌,他應該就能得到空閑了。

    相比一開始,他現在已經有了很多得力的幫手。

    梅甘森、愛麗娜、娜娜、特蘭克斯,辛格,米索思等等,都是可以信任,并托付重任的法師。

    到了旅店門口,羅蘭輕輕敲了敲門,等了一會兒,仆從就打開了門。

    進門前,羅蘭轉身對身后的衛兵道:“各位也辛苦了,都去休息吧。”

    衛兵隊長對羅蘭行了個軍禮,便帶著隊伍轉身離去,羅蘭則轉身進了旅店。未免吵醒別人,羅蘭輕手輕腳地走,尤其是在樓梯上時,更是小心翼翼的。

    爬到一半的時候,他忽然看見樓梯轉角里,縮著一個模糊的人影,瞇眼仔細一瞧,竟然是愛麗絲。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家常的花格子睡裙,頭發蓬松散亂,光著一雙腳,顯是從床上直接跑下來的。

    羅蘭奇道:“愛麗絲,你在這干嘛?怎么不穿上厚衣服,外面這么涼,可別凍生病了。”

    愛麗絲一雙手緊緊抱著身體,渾身控制不住地哆嗦,強笑道:“旅店里沒有合身的衣服,再說,我也是剛出來不久。”

    羅蘭急忙將自己毛皮斗篷脫下來,裹住愛麗絲身體:“看把你凍得,走走走,趕快回房間去。”

    “羅蘭,我有要事要和你商量。”

    羅蘭無意多談,他扶著愛麗絲身體朝她房間走去:“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愛麗絲一臉堅持:“不行,時間越早越好。”

    羅蘭沒辦法,想了想,說道:“那你去房間談吧。你躲被窩里,別著涼了。”

    “好。”

    愛麗絲主動朝房間走去。

    羅蘭看了下自己房間門口,心中暗嘆口氣,只能強打起精神,跟在了愛麗絲身后。

    回到房間,愛麗絲急忙小跑幾步,快速縮進了被窩,將自己身體裹的嚴嚴實實,只留一個腦袋在外面,看著就像是一只鵪鶉似的。

    羅蘭則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又將一旁的油燈燈芯挑出來一截,讓燈光變亮了一些:“愛麗絲,我也正好有件事想要問你。薇思怎么樣了?”

    “她活著。”

    “我知道她活著。我想知道她的近況。”羅蘭一直隨身攜帶著薇思的血脈水晶,要是薇思出事,他第一時間就會知道。

    愛麗絲聳了聳肩:“具體情況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我聽說,薇思展現出非常出色的術法天賦。她非常受我導師的看重。我的導師似乎準備收她當弟子,親自教她法術。”

    這似乎是個好消息,不過羅蘭對愛麗絲的導師并沒有多少好感。

    他沉默了會兒,又將凍得冰涼的雙手揣進衣兜:“你的導師應該不是個小人物,我能知道他的名字嗎?”

    愛麗絲苦笑道:“很抱歉,就連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我只知道,他很強,至少是一個高階法師。不過,我可以保證,有我的導師在,薇思絕不會受到傷害。”

    這消息并不能讓羅蘭滿意,但他暫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點了點頭:“這就好。”

    沉吟了幾秒,他說道:“現在,進入正題。說吧,到底有什么要事?”

    愛麗絲抬頭注視著羅蘭,昏暗的燈火下,她滿頭亮金色的長發十分耀眼,深紫色眼眸閃閃發亮:“我想問,巴沙爾城的咸魚凍到底是從哪來的?”

    羅蘭一怔,旋即嘿嘿一笑:“這是紅鷹軍的機密。我不能說。”

    愛麗絲對這個答案并不意外,她自顧自地說道:“據我所知,巴沙爾城四面的商道都被封鎖了,過去幾個月,幾乎沒有糧食流入。可巴沙爾城的咸魚凍卻供應充足,偌大的城市,竟然沒一個人餓肚子.........你難道還能憑空變出糧食來?”

    羅蘭不說話,只是嘿嘿笑。

    愛麗絲心中好奇到了極點,忍了會,終于沒忍住,干脆將自己底牌甩了出來:“我,還有會中一大批對現狀不滿的法師,打算脫離兄弟會。如果你能解答我的疑惑,我可以說服他們,加入紅鷹軍!”

    這消息有點勁爆。

    羅蘭卻還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似乎完全不為所動:“哦~你們為什么會對現狀不滿呢?”

    愛麗絲有些氣餒,她原以為巴沙爾城這么缺人手,羅蘭聽到消息后會很激動來著,結果他連眉毛都沒多動一下。

    她忍不住想:‘他能憑空變成咸魚凍,難道還能憑空變出法師來?’

    反正,她現在信心有些不足,見羅蘭詢問,她也懶得耍弄心思,實話實說:“還記得在綠百合莊園,我曾經對你說過的石工兄弟會的理念嗎?”

    羅蘭點了點頭,當初那一幕,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愛麗絲深深地嘆了口氣:“石工兄弟會的初衷,是趕走光靈,改變世界,讓世界變得更加公平......說的很好聽,但我加入兄弟會已經快3年了。這3年來,我只看到兄弟會長老們忙著爭權奪利,至于趕走光靈.......呵呵,不過是個笑話。”

    她臉上顯出了深深的痛苦之色:“當初,我為了加入兄弟會,離開了寵愛我的父親,放棄了都靈城公主的身份。沒想到,卻換來這么一個結果。”

    羅蘭眉頭一揚:“你感到后悔了?”

    “后悔?”

    愛麗絲苦澀一笑:“有點吧,但不是后悔我的選擇,而是后悔我讓父親傷心了。我應該采取更溫和、更妥善的方法脫離都靈城的。”

    “公爵大人的確很是傷心。”羅蘭說道。他這個局外人都能清晰感到這一點,那是一個父親對失去心愛女兒的深深失落。

    愛麗絲低垂下眼眸,濃密的長睫毛幾乎遮住了眼眸,她臉上現出一絲黯然。

    持續了好一會兒,她吸了吸鼻子,目光轉到桌上跳躍不定的燈火上:“三年來,我的理想從來沒有變過。我就是要將光靈趕出格倫麥,在格倫麥實現真正的公平!可石工兄弟會卻讓我大感失望。我努力過,卻無力改變現狀。我認為,是時候離開了。”

    對這些話,羅蘭是相信的。

    雖說愛麗絲曾代表兄弟會脅迫他和薇思分離,但對愛麗絲本人,羅蘭并無惡感。通過短暫的幾次接觸,他看出愛麗絲的性格堅毅,這和她稍顯柔弱的美麗外表完全是兩個極端。

    羅蘭其實很欣賞這個閃電魔女。

    見羅蘭不說話,臉上更是毫無表情,愛麗絲也無從猜測他的想法,她繼續道:“兄弟會中,有一大批年輕有朝氣的法師,基本都是正式法師。當初,他們加入兄弟會,基本都抱著和我一樣的想法,結果卻被現實狠狠地抽了一耳光。這批人和我一樣,迷茫、痛苦、對未來完全不抱希望。如果有更好的選擇,他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離開兄弟會。”

    “有多少人?”羅蘭忽然問。

    “至少有40個。”愛麗絲輕聲道。

    40個年輕的正式法師,說實話,羅蘭很是心動。

    這批人經過正式的術法訓練,不怕死,有血性,經常參加戰斗,都是真正的戰斗法師。要是加入巴沙爾城,那的確能大大壯大他們的法術力量。

    不過,這批石工兄弟會的法師,性格偏激,容易走極端,加入學院后,一個弄不好,恐怕會出大事。

    好在,這些都是年輕法師,可塑性強,有改造思想的可能性。

    總之,這是一把異常鋒利的雙刃劍!

    沉吟了許久,羅蘭點了點頭,簡短地說道:“不錯。”

    愛麗絲急了:“什么叫不錯?你到底接不接受我們?給我一個準話呀!”

    羅蘭倒是不急:“愛麗絲,你怎么就看中紅鷹軍了呢?我們可都是一群野路子出身,沒有知識底蘊,沒有財富積累,更沒有名望。大部分戰士,前不久還都是種田的農夫,褲腿上還沾著泥點子呢。”

    據統計,目前的紅鷹軍,基本出身平民,其中農民占了4成多,其他還有匠人、礦工、小商人等等,但一個貴族都沒有。

    紅鷹軍的領導層,丹森是將軍,但他是從平民奮斗上來的。羅蘭是農夫之子,愛麗娜是野法師,特蘭克斯是小農場主的兒子,也都是普通人。

    和愛麗絲這樣出身皇室的天之嬌女比起來,紅鷹軍就是一群土的掉渣的鄉巴佬。

    愛麗絲沒想到羅蘭會這么問,一時有些被問住了。

    她陷入了長久的沉默,臉上浮現出一絲迷茫。

    過了好一會兒,她開口道:“因為,我在巴沙爾城看到了真正的公平。一種我一直在追求,但一直都沒有弄明白的公平!我認為,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結果!”

    x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荣立通配资 31选7开奖结果今天r 网贷理财平台排名 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 中国十大著名股评师 福建11选5杀号软件 四川金七乐彩开奖走势图 25选5中奖规则 快乐12精确公式 佛山股票配资公司 下载河北十一选五走 安徽省十一选五 贵州11选5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稳赚技巧 吉林快三开奖走势一定有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