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游競技

從道果開始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從道果開始:第二卷 五鬼陰兵法 第三百三十五章 給我戴宗一個面子!【第二更!】

    “桃花七煞銷魂網?”

    “不好!”

    小旋風跟隨父親也見過幾次伏凌妖王,對這位叔父的看家法寶自然不陌生。一見羅網裹挾煞氣,臉色頓時一白,閃身躲避不及,就被羅網圈中,奮力掙扎企圖脫身,一時間再顧不得旋風妖王。

    “來!”

    “來戰!”

    沒了小旋風干擾,陳季川心中大快。一手按劍圖,一手引五雷,恍如神魔一般,與旋風妖王戰在一處。

    這旋風妖王能在周遭地界創出偌大威名,顯然也不是善茬。

    先是身法不俗,輾轉騰挪極為靈巧。

    再者劍法犀利,‘金風十七劍’一劍強過一劍。所到之處,劍氣、雷霆盡數消弭。

    好在陳季川也不是善類。

    七星劍圖、五雷正法逞威風,風雷雙翅顯化,速度竟還在旋風妖王之上。任由其身法如何靈動,也躲不開陳季川。

    “這——”

    “這么厲害的身法,難怪就連伏凌妖王都逃不脫!”

    “這下糟了!此人身法如此厲害,日后一旦對上,豈不是有死無生?”

    ……

    霧靈山外一眾妖王臉色大變。

    原先見著‘七星劍圖’跟‘五雷正法’,雖威力不俗,但這些妖王還沒這么放在心上。

    心想著打不過總躲得起、逃得脫。

    甚至還有妖王起意,準備再等等,若這位霧靈山新主只有這點本事的話,就考慮出手,助旋風妖王一臂之力,從而交好大小旋風。

    但如今——

    “即使打不過,這人也定能逃脫。還好沒動手,否則待他逃走,日后暗中潛來報復,如何能招架?”

    一眾妖王大搖其頭,一陣后怕。再沒動手的想法,只一心觀摩此戰。

    場上。

    陳季川身上也有金光隱現,‘三元一體不壞金光護身法’加身,展露玄妙。‘金風十七劍’能殺伐肉身、震蕩法力。陳季川便以肉身氣血罡勁構建‘金鐘罩’,以法力、劍氣組成‘不滅劍盾’。

    偶爾有劍氣鋒芒落在身上,經過一重‘金鐘罩’、一重‘不滅劍盾’,也被消弭于無形。

    二人你來我往。

    場上一時間陷入僵局。

    陳季川此戰為了立威,自然不會就此罷休。腳下一早就在勾勒的‘先天一氣降魔鎖骨縮身大法’成型,冷不丁發動。

    “開!”

    頓時——

    劍氣橫空。

    五雷天將。

    金光鋪陳。

    天上地下全在陳季川掌控當中,旋風妖王已入甕中,露出敗相。

    ……

    “竟這般陰險!”

    旋風妖王也知情勢不妙,意圖破局,奈何一時間卻找不到頭緒。

    沒了小旋風牽制,他想要破去七星劍圖也沒那么容易。更別說這次還有天上雷霆、腳下金光的干擾。

    想到小旋風。

    旋風妖王心中忽的驚覺過來,扭頭看去,這一下頓時目眥盡裂——

    “爾敢?!”

    一聲爆喝,旋風妖王幾欲暴走。

    “無能怒吼。”

    陳季川嗤笑一聲,渾不在意。甚至還能抽出閑暇,將手一招,便將網住了小旋風的‘桃花七煞銷魂網’收了回來。

    小旋風落入網中,蜷縮一團,面容扭曲,根本難以動彈。

    再過一時三刻,恐就要化為一灘膿水,身死魂消。

    “伏凌妖王多年祭煉,此寶果真好用。”

    陳季川對這羅網大加贊賞。

    另一邊。

    旋風妖王見狀大驚大怒,長劍在手劍氣縱橫,口中長嘯:“碧睛、乘風二位賢弟,此時不出,更待何時?!”

    一聲炸響。

    就見正西、東北兩個方位,各有一道身影躍出,直奔霧靈山上來。

    “碧睛妖王!”

    “乘風妖王!”

    有人認出這兩尊妖王,心中跌宕起伏,又不由得期待起來。

    旋風妖王本就極強,卻不是陳季川敵手。再加上這兩位名聲不小的妖王,興許能反敗為勝。

    正期待著。

    卻見一身青色甲胄的碧睛妖王、一身白袍的乘風妖王落在云端,并未出手,反倒是臉上尷尬神色一閃即逝,沖著陳季川抱拳拱手,口中道:“我等無意沖撞霧靈山,還請閣下收手,放還小旋風賢侄。”

    這兩位妖王不敢下場,心中卻罵開了。

    他們收到霧靈山易手的消息后,跟旋風妖王通了氣,準備聯手對付霧靈山新主,事后瓜分霧靈山。

    但誰能想到陳季川實力如此強勁,連旋風妖王都不是對手。

    即使多了他們兩個,怕也最多是僵持局面。可這位身法超絕,想要跑路,他們是絕攔不住的。一旦出手,再將其放跑,日后必定后患無窮。

    對于旋風妖王,他們二人是不愿得罪。

    但對于陳季川,他們卻是不敢得罪。

    前一個即使結仇,也只能給他們找來一些麻煩,并無性命之虞。

    可后者——

    “要命吶!”

    兩位妖王心中叫苦,不敢出手,只能強撐著,給旋風妖王說說好話,來做個和事老。

    “放還?”

    陳季川臉上無神色,卻抬腳就將網住的小旋風踹下云端,直墜南峰。

    轟!

    南峰金光閃,當下就將這位新晉妖王鎮壓。

    “這——”

    碧睛、乘風二妖王見狀,心中愈發無奈。

    “好好好!”

    旋風妖王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一是氣陳季川肆無忌憚,二是氣兩大盟友背叛。

    癲狂之下,攻勢愈發狂暴。

    正待眾人以為旋風妖王要拼命的時候,這位妖王卻瞬間化為一頭金雕,雙翅一陣,仿佛身化利劍,竟沖破劍圖、雷霆,掙脫金光,破空而去不見蹤跡。

    竟是逃了?!

    ……

    “什么旋風妖王,不過也是無膽鼠輩。”

    陳季川也有些詫異。

    但群妖環伺,旋風妖王逃遁,他也不敢貿然去追,只能放任自流。好在今日挫敗旋風妖王,生擒小旋風,立威的目的完美達成,也不強求太多。

    當下收了神通。

    看向站在原地,不知該走還是該留、忐忐忑忑的碧睛、乘風兩位妖王,又向著霧靈山四周掃了眼,陳季川面上帶笑,和善道:“二位遠道而來,不如山中一坐,戴某也好盡地主之誼。”

    說著。

    不待兩位妖王拒絕,陳季川又看向四周,朗聲道:“霧靈山戴宗請諸位妖王山中一敘,不來的就是不給我戴宗面子!”

    攜大勝之威,此時不發作,更待何時?

    赤裸裸的威脅。

    四周或明或暗觀望的妖王有的怕有的驚有的怒,一個個臉上苦澀,卻也不敢違抗,只得站出,齊聲應諾。

    心中只能祈禱:“這么多妖王在場,他總不敢當眾發難,正好去看看他要搞什么名堂!”

    碧眼妖王、乘風妖王原本不敢入山,見此情形,心中也松了口氣,當下答允。

    ……

    霧靈山,中峰,伏凌洞。

    伏凌妖王這處洞府空間倒是寬敞,足夠容納上千人,容納十七八個妖王更是綽綽有余。

    “戴某初來乍到,對諸位還不熟悉,還請勞請乘風妖王替我介紹一番。”

    陳季川高坐上首,示意眾妖王落座,然后看向乘風妖王。

    乘風妖王哪敢拒絕,只能一個個給陳季川介紹。

    他也是老牌妖王,在場妖王就沒有他不認識的,介紹起來毫不費力。

    黑水潭‘紫寒妖王’。

    蝎子山‘銀波妖王’。

    火鴉山‘火鴉妖王’。

    三絕湖‘碧睛妖王’。

    飛龍山‘乘風妖王’。

    靈光崖‘銀衣妖王’。

    ……

    “十八路妖王。”

    “最遠的當屬靈光崖‘銀衣妖王’,距離霧靈山近三千里,銀毛鼠得道,戰力一般,打洞鉆地、偷雞摸狗倒是在行。”

    陳季川一面聽著乘風妖王介紹,一面跟他自己收集到的情報相印證。

    乘風妖王當面介紹,自然是多有恭維,誰都不得罪。陳季川探聽、風聞而來的情報則犀利的多。

    一番介紹。

    陳季川對在場妖王有了初步印象。

    打眼望去,在場十八位妖王修為最強的也僅是煉魄二重,其中還有七個為煉魄一重。

    也難怪怯懦。

    這些妖王修為甚至還不如伏凌妖王,自然是沒膽來找陳季川的麻煩。

    也就是旋風妖王,仗著父子兩妖王,又聯絡了碧睛、乘風兩大妖王,才敢來試探陳季川深淺。

    可惜陳季川太強,旋風妖王這一次算是顏面丟盡,更是賠了一個妖王兒子。

    想來日后定不會善罷甘休,當有卷土重來之日。

    但陳季川有心攜此次重威,懾服在場妖王,倒是不在意區區一個三重天妖王。

    “諸位。”

    “戴某一向與人為善,絕不會與旋風妖王那般,無端挑釁同道,肆意打上山門。”

    陳季川先出聲安撫眾妖王,接著又嘆息道:“只是人無傷虎意,虎有傷人心,日后難保不會有人再來尋釁。或是我霧靈山,或是紫寒妖王的黑水潭,又或是銀波妖王的蝎子山。我等與其內斗,不如聯合一處,勁往一處使,當可進可退,豈不美哉?”

    陳季川一面說,一面觀察在場妖王的神色變化。

    他入主霧靈山將近一月,進入地窟更是數月有余,一早就在思索今后經營章程。

    先是鎮壓伏凌妖王。

    繼而又挫敗大旋風。

    他在此境的威望已經達到頂峰,不說人人敬佩,至少這些妖王個個都很畏懼他。若能借著這些‘畏懼’,將這些妖王擰成一股繩,為他所用指哪打哪,那這地窟開發起來可就容易多了。

    ……8)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重庆农场幸运开奖直播 上海快三大小玩法 天津快乐十分私彩投注 上海 股票融资 后三组选包胆奖金计算 青海快三推荐号码 山东11选5的最好方法 江苏快三彩乐乐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赛车pk10资讯app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安装 疯狂飞艇计划网页版 股票涨跌预测器下载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辽宁11选5第2001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