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洪荒戰紀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網游之洪荒戰紀:正文卷 第437章 琉璃佛國(二合一)

    大越王朝,洛陽。

    “師傅,你怎么來了?”見到下界的趙雷,秦軒很意外。

    因著壽元將近,氣血衰敗,秦軒早已不再年輕,變成一耄耋老者,端坐皇位之上,透著一股衰敗、腐朽的氣息。

    在位一百五十余年的帝王,秦軒也算是獨一份了。

    秦軒一生,可謂享盡了富貴榮華,也曾迷失在紅塵美夢之中,晚年更是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做了不少荒唐之事。

    大越王朝看似繁花似錦,實則已有衰敗跡象。

    許多年不見,

    看著仍舊如初見之時那般年輕的趙雷,莫名的,秦軒感覺有些刺眼。

    越是享受過榮華富貴,掌管天下之權,就越貪戀這紅塵俗世,恨不得能夠長生不老,一直站在世界之巔,當永世的帝王,一言而決人生死。

    人死了,

    就什么都沒了。

    午夜夢醒,秦軒甚至會神經質地埋怨兄長秦墨,為何要給他帶來希望,又掐了他的未來,半死不活的。

    趙雷自不知道秦軒所想,鄭重說道:“我帶來掌教真人法旨!”

    “弟子秦軒接旨!”

    秦軒大驚,更是不敢怠慢,也不顧殿中還有內監、侍衛在場,拖著龍袍,顫巍巍跪倒在地,神情恭敬。

    這樣一幕,

    對在場內監、侍衛而言,無疑是震撼的。

    震撼過后,緊隨而來的卻是如潮水般的恐懼,一個個瑟瑟發抖。

    他們深知,以陛下以往做派,今日他們見了陛下如此丑態,勢必是見要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這才叫池魚之災呢。

    趙雷到不覺得有什么,自家掌教秦完真君,那可是威壓當代的天仙大佬,法旨所到之處,誰敢不從?

    莫說是一個人間帝王,

    哪怕是真仙一流,膽敢忤逆,那說打殺也就打殺了。

    趙雷很快宣讀完法旨,臨了說道:“我將負責全程督辦此事,直到在中大陸東部建立越國,有問題嗎?”

    “????”

    秦軒完全呆了,不知道金鰲島怎么提出這么一個奇怪要求。

    雖然奇怪,

    但正如趙雷所言,秦軒根本無法拒絕。

    再者說了,

    將大越王朝一半人口遷徙到中大陸,建立又一個越國,對秦氏一族而言并不是什么壞事,反倒是擴大了秦氏一族的權柄。

    加上三國次大陸,

    秦氏一族就將同時有三位帝王,同時掌管三個王朝,何等之顯赫?

    想了下,秦軒說道:“既是掌教法旨,我自當遵從,全力配合。只是,我,我能不能向掌教提一個小小要求?”

    “什么要求?盡管提!”趙雷很是自信。

    雖然說大越王朝掛在玉虛宮名下,此舉到底會損傷大越王朝根基,適當補償一二,還是沒問題的。

    也算是償還因果。

    “那,能不能救出我大哥?”秦軒眼中滿是希冀。

    秦軒到底是一位老牌帝王,雖然有時會“老糊涂”,大方向上還是很清明的,深知,秦氏一族的定海神針還是大哥秦墨。

    只有秦墨安,

    秦氏一族才能掌管天下權勢。

    而一旦秦墨有什么閃失,那秦氏一族注定也只會是曇花一現,宛如沙灘上的城堡,終有衰敗的一天。

    “……”

    趙雷沒想到,秦軒竟提了這么個要求,有點小尷尬。

    秦墨被番天印鎮壓,趙雷自然是聽過的,救秦墨就等于是跟玉虛宮作對,哪怕是金鰲島,也需要掂量一二。

    斷不可能答應。

    “你還是換個要求吧。”趙雷面目表情。

    “我......”

    秦軒的表情一下黯淡,更有些焦急。

    趙雷見了,有些不忍,想了下,道:“你也別太擔心秦墨,如果我猜得不錯,他應該可以自行脫困而出。”

    如果秦墨真的要被永世鎮壓,那掌教也不會示好。

    金鰲島真要在中大陸東部建立邦國,直接效仿玉虛宮,在轄區俗世王朝遷徙一部分人口過去便是,用不著這樣折騰。

    “真的?”

    秦軒眼前就是一亮,他最擔心的,就是大哥要被鎮壓到死。

    那就真的一點希望都沒了。

    “怎么,連師傅的話也不信了?”趙雷就有些不樂意了。

    “信,我信.....”

    “好了,你還是安心做遷徙之事吧。”趙雷不欲多言,“另外,掌教有令,讓你挑選一位有修行天賦的后裔拜入金鰲島,就任越王。”

    “沒問題!”

    為了響應秦墨“壯大家族”的號召,這些年,秦軒可一直沒有停止耕作,兢兢業業,時至今日,光嫡系血脈就多達三百余人。

    別說兒子,

    就連孫子、曾孫、玄孫都有了。

    因為基數大,選的配偶也都是有修道天賦的女子,秦氏一族的血脈也是越來越強,很是出了不少有修行天賦的子弟。

    秦家,

    可也是華夏一支隱性的修真家族。

    有此基礎,想要選派一位越王,對秦軒而言,并不是什么難事。

    而如果這名子弟能夠拜入金鰲島,成為內門弟子,對秦家關系網也是一個極大的補充,何樂而不為?

    …………

    玉虛宮、金鰲島鐵了心要做的事,自然沒有做不成的道理。

    為了讓新生的王朝迅速在荒蕪的中大陸迅速立下根基,兩大超級仙門幾乎采取了同樣的策略,那便是發布宗門任務。

    號召外門弟子進入中大陸,施展道術,筑起城墻,開辟道路。

    化劍為犁,

    于荒野之中開辟耕地,修筑水庫,梳理河道……

    如此,

    短短五年時間,蜀國、越國就基本成型,正式在中大陸立足。

    中大陸一下就有了四個俗世邦國,而且清一色都是仙道……

    …………

    夏國,黑水城。

    內閣首輔周世洪府邸之中,楚劍正在書房談話。

    “老大,這玉虛宮、金鰲島,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楚劍很是不解。

    他承認,

    是真看不懂玉虛宮、金鰲島的這一波操作。

    以這兩家的體量,真要在中大陸占個抗,派幾位真傳弟子就能搞定,犯得著這般折騰,去經營什么俗世王朝嗎?

    看這架勢,

    玉虛宮、金鰲島這是準備在中大陸打持久戰了。

    難怪東部沿海散修對新生的越國頗有微詞,哪怕金鰲島做了不少工作,還是有人在暗地里搞小動作。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玉虛宮在暗中搗鬼。

    “誰知道呢,”

    周世洪也有些看不懂,沒有秦墨指點迷津,還真有些不適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大陸潛力巨大,尤其是王朝。”

    這么一對比,夏國身價瞬間就漲上去了。

    “就怕遭人惦記啊。”楚劍意有所指。

    秦墨被鎮壓了這么些年,一直沒什么動靜,就又有人蠢蠢欲動了,開始又散修垂涎秦嶺的那些名山大川。

    本就風雨欲來,

    再來上這么一出,關中平原就越發不平靜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有炎帝坐鎮黑水城,周世洪底氣倒是足了不少,“但是你提醒的對,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得主動做一些部署。”

    “比如說?”

    “越國王室不還是老秦家人嗎?我想著,是不是派個使節團,主動去跟越國結盟。”周世洪說出他的想法。

    正所謂,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夏國、神宵劍派、金鰲島都有一個共同敵人——玉虛宮,又有秦氏這么一層淵源,互相聯手是很自然的事情。

    雖然從體量上看,神宵劍派跟金鰲島還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所以才要主動一點。

    “這個可以有。”楚劍眼神一下就亮了,突然想到什么,笑著說道:“真要結盟,那可就對唐國東西夾擊了。”

    “跟那個沒關系,”

    周世洪擺了擺手,“唐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就算是,也不是主要敵人。”

    楚劍目光一凝,瞬間就明白了周世洪話外的意思,既然唐國不是夏國敵人,那么,夏國的敵人是誰呢?

    不用說,

    自然是跟夏國接壤的蜀國。

    “既然這樣,是不是該考慮,將漢中給占了?”楚劍若有所思。

    之前,

    按照秦墨定下的“穩固關中”的策略,夏國顯得非常克制,不僅沒有對外擴張,反而有意收縮了戰線。

    可形勢的發展,

    已經將蜀國、夏國推到了完全的對立面。

    就算夏國認慫,一旦讓蜀國在蜀地站穩了腳跟,怕也不會安生,說不定,還會主動挑釁夏國,覬覦關中。

    自然就必須要提前防備一二。

    “是要拿下漢中。我昨天進宮,炎帝也是這個意思。”周世洪又豈會沒想到這一點,認可了楚劍的判斷。

    楚劍神情就是一震,“那,劍門關呢?要不要一起拿下?”

    “千萬別!”

    周世洪再次擺手,“還是要懂得克制,蜀國背后畢竟是有玉虛宮撐腰,逼得太緊,反而可能弄巧成拙。”

    “我就那么一說。”楚劍笑著揭過。

    周世洪深深看了楚劍一眼,沒說什么,楚劍經過這么些年的歷練,又渡劫成仙,早就不是吳下阿蒙了。

    “老大,進擊漢中,讓我去吧?”楚劍躍躍欲試。

    因著神農氏回歸,楚劍這個神農氏帳下大將,自然也是跟著回歸中大陸,一躍成為夏國第一大將。

    倒是燕赤霞、夏獒兩人,還留在了炎黃次大陸。

    “還是讓韓信去吧,也該讓兵仙登上中大陸大舞臺了。”周世洪卻是另有安排,準備將韓信正式推上前臺。

    “好吧!”

    楚劍有些失望,但也不敢跟韓信去比統兵打仗之能。

    …………

    就在海外諸散修一臉懵逼,搞不清楚,原本看不上中大陸的玉虛宮、金鰲島為何突然發力之時,西域又出現變故。

    一位三劫真仙之境的佛陀,突然現身中大陸西部荒漠。

    發下宏愿!

    我作佛時。我剎中無地獄餓鬼禽畜,以至蜎飛蠕動之類。不得是愿終不作佛。

    …………………

    我作佛時。我剎中人皆同一善心。無惑他念。其所欲言。皆預相知意。不得是愿終不作佛。

    …………………

    我作佛時。我剎中人所受快樂。一如漏盡比丘。不得是愿終不作佛。

    …………………

    我作佛時。我頂中光明絕妙。勝如日月之明百千億萬倍。不得是愿終不作佛。

    …………………

    我作佛時。剎中菩薩以香化幡蓋。真珠瓔珞。種種供具。欲往無量世界供養諸佛。一時之頃即可遍至。不得是愿終不作佛。

    …………………

    我作佛時。他方世界諸菩薩聞我名號。歸依精進。皆逮得清凈。解脫三昧。住是三昧一意頃。供養不可思議諸佛而不失定意。不得是愿終不作佛。

    …………………

    我作佛時。他方世界諸菩薩聞我名號。歸依精進。即得至第一忍。第二忍。第三忍。于諸佛法永不退轉。不得是愿終不作佛。

    “我于西域蠻荒,立下琉璃佛國,愿眾生再無苦難。”

    “不達此愿,誓不成佛!”

    在這一刻,整個中大陸的修士全都被震驚了,他們遙望無盡西域深處。隱約間,見到那里有一尊金色大佛盤膝而坐,口中梵唱著無盡的佛經。

    佛法的海洋,大慈大悲!

    在這一刻浩蕩九重天,讓每一個人都忍不住想要頂禮膜拜。

    “轟!”

    此時,無窮無盡的乳白色信仰之力突然憑空出現,席卷整個西域。

    西域徹底成為了信仰之力的海洋,在佛法浸染之下,荒漠變綠洲,天塹變通途,平地起山川,春風沐大地。

    原本荒涼的西域,

    轉瞬之間,就變得生機勃勃。

    于此同時,命運長河中的功德金光降下,沒入佛陀金身體內,迸發出無量佛光。一時間,佛音繚繞,四周開出朵朵蓮花,蓮花顏色異常艷麗,有藍色,黃色,紅色,白色等。

    天龍落身,大鵬收翅。

    無量佛光映照之下,九天星辰垂下道道星光,配合天地靈氣,轉瞬就于虛空之中結下朵朵靈氣之花,飄揚而下。

    靈氣瓊花落入西域大地,靈草瘋長,靈獸嘶鳴。

    轉瞬之間,

    西域就出現一處處洞天福地,修行妙境。

    “阿彌陀佛!”

    佛陀金身宣了一句佛號,右手成掌,往下輕輕一翻。

    但見無數生靈被投在了西域各處,一個個面帶喜色,對著空中佛陀金身頂禮膜拜,口中宣著各色佛號。

    倘若有見識的,

    就一定能認出,這正是佛門最高深的佛法之一——掌中佛國。

    玉虛宮、金鰲島,那都是千辛萬苦,從玄都仙洲,或者戰國次大陸遷徙人口,此佛陀卻是直接將掌中佛國立在了西域。

    逼格一下就高了許多。

    “中大陸,要變天了啊。”

    有那有見識的散修,已經意識到,中大陸即將再次激起風云。

    如果一個是巧合,那么兩個、三個,就一定不會是巧合,肯定是中大陸有什么東西,吸引這些超級宗門在中大陸布局。

    “下一個,該是魔道了吧?”有人禁不住猜測。8)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广西11选五基本走势图 排列三直选和组选分别多少钱 江苏省高频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广东好彩一预测分析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上海 股票 配资 湖南动物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数据 11选5助手软件下载苹果 内蒙古快三技巧 陕西11选五玩法技巧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 基本面分析的主要内容 四川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 七乐彩中六个号是几等 pk10软件计划手机软件 期期精准公开平特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