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定盤星:第二卷 女人太疼,還是男人好 第一百七十四章 漢克的簡單計劃

    楚青雪緩緩抬頭,淅淅瀝瀝的雨滴從她的臉頰滑下,也許是逃跑的時候太過專心,不知何時竟然下起了小雨。

    轟轟隆隆不斷的聲響從市區各處傳來,火光也跟著開始越來越旺,隱隱的一場大亂似乎已經開始蔓延。

    “發生了什么?”海少羽眉頭緊鎖,目光緩緩偏移,一條陰暗的小巷中傳來股危險的味道。

    當然,他都能夠發現,那其他人自然也發現了。只是眾人現在正處于逃命階段,卻是沒誰想要節外生枝。

    畢竟他們這一伙人的配置乍一看去還是挺唬人的,尋常人看到也不會主動找上來,但這一次他們失算了。

    吼!毫無意義的嘶吼過后就是一個巨大的黑影撲上來。

    砰!兩柄飛斧直接將其在半空剁成了碎肉。

    文伯伸手收回飛斧,臉色卻已經成了黑炭,一顆猙獰的獸頭緩緩滾落到他們的腳邊,被奔跑中的老僵一腳抽射踢遠,哼,鮮血差一點就濺到小姐了。

    老僵的‘小姐’當然指的是墨九,但眾人現在也沒關心這事,商參越發急切了起來,“是那些在實驗室外圍發現的怪物!他們怎么已經入侵市區了?”說著還眼神不善的瞪了一下白語。

    后者用淚眼汪汪的表情充分表達著自己的無辜,“我都多長時間沒有出實驗室了,外面有什么怪物與我有什么關系?你就是將眼珠子瞪出來也得不到任何答案啊!”

    “應該與白語沒有關系的。”

    有些意外的,墨九突然間開口為白語辯解了,雖然之前墨九也沒少發表看法,但多數都是附和別人或者無關緊要,大家也多是抱著逗趣的念頭跟她說笑。可這回不一樣,斬釘截鐵的判斷聽著就好像知道多少內幕一樣。

    大家不由古怪的看著她。

    “哈哈哈哈!你們邊跑邊回頭看人家的樣子好有趣!”

    剛剛的氣氛一瞬間被傻笑打破,一幫人翻著白眼轉頭繼續一條條巷子的跑。

    “呃,謝謝啊。”白語有點哭笑不得的對墨九說道。

    墨九聳了聳肩,由于兩人都是‘廢人’所以都被其他人帶著跑,別人都在狂奔,顯得他倆很閑的樣子。

    一聲聲的慘叫漸漸升起,就像料想的那樣,實驗室外圍的那些怪物似乎真的失控了,市區各處傳來求救聲,噼里啪啦的打斗聲伴隨著氣勁炸開。

    這一下估計不用擔心被誰敵人追上了,混亂可以將任何痕跡都掩蓋的干干凈凈。當然這遠遠達不到讓他們放心的程度,因為混亂也在某種程度上干擾了他們的行進。

    ……

    “狼母回話,聽到了嗎狼母,聽到請回答?”

    孤狼鉆進了一間屋舍角落,急速喘息的同時緩緩靠墻坐倒,左臂上的裝甲已經碎裂,破片甚至扎進了肌肉里,鮮紅順著手指滴落在地上。

    他不知道這股子血腥氣會不會引來那些巨獸,但此時已經沒有了選擇。

    孤狼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也有如此狼狽的時候,這跟怪物打架和與人類搏殺果然不同,由于體型的差異問題,任何招式都變得無意義,直來直去的硬鋼才適合。

    當然,這不是他們這支小隊潰敗的原因,主要是他們也完全沒有想到,那種沒有任何理智的巨獸竟然單靠肉體就達到六環甚至七環的程度,這不科學啊!

    對,他們畢竟是大烈國的人,講究的就是科學,但顯然他們的科學素養還不是很高。

    “刺刺啦啦,孤……孤狼聽到嗎?我是風耳……狼母沒事,但我們受到了襲擊,快來救我……呲呲……”

    耳中突然間傳來熟悉的聲音,孤狼愣了一下恍然松了口氣,風耳是他們隊伍中負責聯絡的人,其特殊能力就是可以幫助隊友們建立一個跨距離的通訊網絡。

    剛剛通訊斷掉的原因如果是風耳出現了問題那倒是還好,至少說明狼母等人并沒有問題,就說明局勢還沒有太糟。

    “風耳,你在哪里?我趕過去!”

    “呲呲,我……受傷了,在……市政廳。”

    風耳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過來,孤狼眉頭緊鎖,有一瞬間覺得有點不對勁,但并沒有深想,只是起身長呼了一口氣開始朝市政廳奔去。

    此時整個城市都陷入了混亂,抬頭很輕易就能夠看到時不時有飛行的巨獸劃過,有些在跟市民對戰,有些則是邊飛邊吃著尸體,火焰混著血腥味,讓整個城市都陷入了陰影中。

    孤狼沒有一味的魯莽狂奔,生怕再遇到剛剛的那種巨獸,現在這謹慎起來卻有點郁悶。所以剛剛并不是針對我們小隊而是倒霉遇上的是嗎?

    回想剛剛的事情也是頗為無語,他們一度以為那只張揚著一對兒鰲鉗的怪獸是早就埋伏在院子下面的,否則為什么他們都沒有感知到?

    現在仔細一回想,是因為那怪獸完全靠著肉體實力達到了七環,由于沒有靈氣才沒有觸發他們的感應。至于是不是早就埋伏在院子下面卻是不好說。

    畢竟孤狼不太相信敵人可以事先算到他們巨狼會來,再說,如果真是事先布置好的陷阱,那在他們被沖散的時候就該趁機合圍追打,斷不會給他們機會分散逃離。

    嗯,不過有一件事還是挺讓他開心的,咱的運氣還沒跑,那只七環的巨獸去追殺狼小姐了。

    雖然是隊友,但孤狼還是開心的祝福狼小姐,祝她皮膚越來越好、肉質越來越鮮美!

    ……

    市政廳距離孤狼的距離并不遠,但首先到達這里的并不是孤狼,而是狼母。

    有一個情況孤狼想錯了,通訊斷掉的原因確實是風耳遭到了襲擊,但這并不代表狼母就沒有受到襲擊,相反,與孤狼的待遇差不多,狼母也遭遇了一只七環的巨獸,只是狼母直接將其干掉了。接著狼母便帶隊來到了市政廳。

    其實在行動之初狼母就將風耳安排在了市政廳做后勤通訊支援,可誰也沒有想到市政廳竟然首先遇到了襲擊。

    “狼母,通過之前的通訊情況來看,風耳的傷勢應該很嚴重。說明敵人也很厲害!”

    說話的是個小個子,就連身上穿著的裝甲也比其他人小了兩號,跟旁邊高窕的狼母相比像是個發育不良的。

    狼母很高窕,是所有戰士中唯一沒有穿鎧甲的,一頭飛揚的金發光澤有些暗淡,頗有點飽經風霜的感覺。

    其瞥了一眼旁邊的小個子,“黑豺,你帶隊從后面搜索,肅清市政廳內的巨獸。”

    小個子黑豺無奈,揮揮手帶著一票裝甲戰士朝后面包抄了過去,狼母卻并沒有同時進入市政廳,而是微微轉身面向一片黑暗的角落。

    “漢克!想不到你還沒死!”

    “嘿嘿,你這開心的語氣是什么鬼?”

    漢克一點點的走出陰影,左右瞧瞧,憨笑道:“狼母就是狼母,這運氣是真的不錯,你看這周圍,連個怪獸都沒有。”

    狼母一向堅毅的眼神似乎難得的多了一絲溫柔,“你還在怪我?”

    漢克咧嘴戰術后仰,“你這語氣讓我有點受不住了,搞得像是我們有很多關系一樣。”

    狼母的眼神重新變得深邃,甚至還多了一點什么,“難道我們的關系不夠多嗎?”

    漢克聞言像是在仔細思考似的,“你要這么說的話,那我就要好好思考一下了,讓我想想,戰友、兩小無猜、雙雙出軌、你兒子的干爹、我孩子的干媽……還有背叛、出賣……呃,還有嗎?”

    “我沒有出賣!”

    “是啊,你只是當初沒有為我作證而已。”

    漢克一手叉腰,一手揉了揉頭發,原本就不經打理的頭發顯得更像雞窩了。

    “可你當初也沒有指名讓我作證啊!”

    “……”

    這個邏輯讓漢克剛剛有些涌起的情緒又降了下去,記得當初執行任務后,大家都說只有漢克一個人活著回來了,其實事實并不是這樣。狼母也是那一次任務的幸存者!

    只是狼母當時不過是隊伍中的小透明,甚至連正式隊員都不是,只不過是負責后勤的隊員的替補。但也正是因為不進入隊伍的正式名單,所以才躲過了追殺。

    而當初漢克直至最后也沒有將狼母出賣,倒不是說他真的跟狼母有什么如海深情,而是說,他知道就算說出來也沒用,只不過多出來一個被追殺的人罷了。既然沒用又何必再害一個人呢?雖然沒什么深情,但怎么說都有一段露水姻緣。

    “我的干兒子還好嗎?”漢克顯然沒有再多說的興趣了,最后問一個問題。

    “你的事情之后,我就將他藏了起來,之后找來一個孩子做幌子。”狼母簡單回答。

    漢克點頭嘆道:“過去就說過,你比我聰明啊!”說著似乎也沒有了遺憾似的,轉頭就要往陰影里走。

    狼母雙手微微一顫,隱隱多了一絲危險的感覺,“你要去哪?”

    “去報仇。”

    “所以你才將巨狼的人都引出來?”

    “總要將你們拖住的,不然怎么報仇呢?”

    “你覺得一堆沒有智慧的巨獸就能拖住我們?”

    “你了解我的,怎么會只有巨獸呢?”

    8)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配资风险 河北快三选号技巧 福彩快乐12开奖走势图 基金配资地址 股票信息采集 股票指数计算方式 甘肃快三今天啥号热 彩票app排名 河南11选5大小走势图 现金在线娱乐 七乐彩中了一个特别好有钱吗 青海高频11选5走势图 七星彩近30期开奖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广西快乐十分时时彩 万宝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