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定盤星:第二卷 女人太疼,還是男人好 第一百七十三章 孤狼的疑惑

    “回頭看看,沒追過來吧!”白語冷漠,一開始還覺得自己可能會連累這幫人,現在一瞧,屁啊,明明這一個個都是禍精,比自己浪多了。

    “你咋不看哩!”海少羽吐著舌頭翻白眼,好吧,雖然他全程都是被人提著帶回來的,但就是感覺渾身都累,這情緒相當不好。

    “放心吧,有個怪物剛剛將他纏住了,他暫時追不上我們,但有這么一個九環的高手追殺,我們還是要小心才是,最好趕快離開環市。”海菲菲在額頭上輕輕抹了一下,但只是心理作用,以其八環的實力根本就沒有什么汗水。

    此時眾人都已經回到了商參之前的小院,雖然劫后余生會帶來疲累的感覺,但大家意志堅定,都沒有半點懈怠,一進門就開始收拾行李,無論有沒有九環高手追殺,他們都準備越快離開越好,現在更是如此了。

    “之前不是說不再回來了嗎?怎么又跑到這來了!”文伯一邊將兩把飛斧背在身后一邊有些埋怨的瞪了一眼商參。

    后者也有點無奈,嘆道:“自從漢克背叛之后我確實是打算廢棄這里的,但是時間太趕了!我的想法是我們先去將甄學士救出來,然后我的人會將所有行李都送到指定地點,我們直接去撤離點然后離開環市。誰知道會被追殺啊,所以我的人還沒有來得及收拾行李,只能我們自己來了,好在漢克似乎也沒有輕舉妄動的意思。”

    “……”

    尷尬,現成一瞬間就陷入了尷尬。呵呵,你倆要是不說大家都想不起還有漢克這號人物了。關鍵是屁股后面有一個九環高手追著咬,誰還能想起有這么一位立場不明的神秘人物呢?

    “我佛慈悲!貧僧去外面晃一下。”了塵大師自然不是真的去外面放風,只是既然漢克早已經知道此處地點,那么就很有可能會派人監視,為了安全起見他必須探查一下。

    墨九背上包袱和兩界圖,提著大經律跟琉璃兔,半點不著急的往椅子上一坐,反正對于她來說危險什么的并沒有什么意義。至于其他人……、

    楚青雪算是自己現在重點觀察的對象,海少羽和文伯算是朋友吧,老僵夠硬不用擔心,這些人若是遇到危險她會出手,至于其他人就算了。

    也別說她冷漠,師傅當初就說過,閑事莫管、因果莫沾,欠的人情越多以后越危險,被傷害的概率越高。同樣也盡量別讓人欠你的情,這恩多為仇,有時候一片赤心換來的不過是寒風刺骨!

    墨九不知道師傅當年到底經歷了什么,但聽師傅的話總沒有錯。

    白語作為一個廢人是很容易被忽略的,這不在大家都著急收拾行李的時候,他就那么大咧咧的站在一邊觀察眾人。而墨九自然也進入了他的視線,嗯,該說什么呢?廢人間的惺惺相惜?

    “你不擔心?真要是打起來,他們肯定沒法顧及你的。”白語暗戳戳靠近過來,小聲問道。

    墨九轉頭,看看白語這莫名其妙的樣子,語重心長的拍肩膀,“男孩子要學會保護自己,真要是遇到危險就躺地上裝死好了,沒有人會注意你一個廢人到底死沒死,就算看穿了也沒人會在意。”

    白語嘴角抽了抽,“多謝指點。”

    “我們必須馬上走,距此地三公里之外有一伙數量不多的高手在接近,他們應該沒有發現我們,可他們的目的地應該是這里。”

    了塵大師突然間進屋說道,表情并未看出多么急切,讓眾人心頭略松,應該不是九環高手。

    果然了塵大師接著道:“對方并沒有隱藏自身的痕跡,隔著很遠就能夠察覺到氣勢,我的感知并未被對方發現,據我估計,對方的實力應該在七環左右,或者是不擅長探查的八環高手。”

    “那就沒什么問題了,馬上離開,卡著距離應該能夠避開。”商參點頭轉身帶頭離開。

    楚青雪秀眉緊鎖,轉頭望向遠方,視線好像真能穿過重重墻壁看到誰似的,“不收斂氣勢?如此明目張膽,難道是大烈國方面的人?”

    眾人速度很快,在商參的帶領下開始于各個巷口胡同間穿梭,其間商參頭也不回的解釋道:“我的人之前有盯著周邊部隊,并沒有什么異常的調動,何況我們進入實驗室的時候那些研究員都死了有一陣,可見并不是提前得到了什么情報。但是大烈國的情況有些復雜,除了一些軍隊之外,往往貴族們手中也掌握了不小的力量。如此明目張膽,又有高手且人數不多的話,怕是某貴族的私人隊伍。”

    商參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大家也都明白,就算是私軍也沒有理由直接奔他們這過來,只有可能是說漢克將這個地點告訴給了敵人。

    ……

    也許預示著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也許是天地在悼念著即將逝去的無辜冤魂,天光漸暗原本頭頂的大太陽不知何時被一片烏云遮掩。

    人們似乎按照以往應對雨季來臨前的準備在有序進行著,然而一道道飛竄的黑影與毫不收斂的氣勢,注定了欲來的不止是風雨。

    “孤狼不要冒進,對方可能有高手!堅持驅趕戰術。”

    十幾道黑影陸續落在墨九等人之前所在小院,獨屬于裝甲的金屬摩擦與裝置聯動聲音連成一片。為首者裝甲顏色為大烈國制式的黑色,可那一身裝甲樣式卻與士兵大相徑庭。

    仿佛是為了凸出裝甲主人的身材,愣是將外形做的前凸后翹,就連頭盔也是半透明的。透過類似水晶的物質可以看到其內美艷的面容。

    轟,一名黑甲戰士粗暴的從屋子里走出,房門與墻壁直接坍塌了一個兩人多高的窟窿,這是一個全身被裝甲包裹的戰士,只是從一些局部的裝飾與改變上仍舊可以看到與普通裝甲戰士的區別。

    “所有線索與資料都被帶走了,情況跟咱們預料的一樣,但……”

    “有話快說,在你猶豫的時候,熊武國的白癡們已經多呼吸了好幾口空氣。”為首女裝甲戰士說著轉頭望向院外,那方向正是之前墨九等人逃走的方向。

    那黑甲戰士頓了一下回道:“根據赫克托爾傳送回來的情報,我們這次面對的應該是熊武國的巨浪六號,可我在屋中發現的一些痕跡表明……這些探子似乎并不是熊武國的人。”

    女裝甲戰士愣了一下,面罩中明顯能夠看到詫異的表情,眼神上下在打量著對方,笑道:“孤狼,你不會是怕了吧?且先不說你到底在屋子里發現了什么痕跡,我就問你,除了熊武國的人,現在還有誰會往這派遣探子嗎?”

    黑甲戰士似乎被這句話給問住了,一時間沉默不言,女裝甲戰士見狀越發得寸進尺,“我聽說這一次任務之后你就要回家鄉去做農場主了,嘿嘿,怎么現在任務還沒有結束就想著劃水了?若是讓狼母知道……”

    “夠了!狼小姐,注意你的身份,對前輩要有起碼的尊重。”

    一聲極具威嚴的渾厚女聲充斥在眾裝甲戰士耳邊,一瞬間就令那女裝甲戰士老實下來,而孤狼也跟著松了口氣似的。

    “孤狼,我了解你,將你的發現說出來。”那聲音接著道。

    “報告狼母,敵人確實拿走了所有的資料,但有些東西是拿不走的,比如廚房中的垃圾,比如各個房間中的一些生活用品。”

    “詳細說說。”

    “我從廚房中的垃圾里翻出了一些甜品調料,這種調料是用蔬菜制作的,只有花國人才有食用這種調料的習慣。而熊武國境內多是寒冷地區,這種蔬菜不宜種植,所以熊武國人沒這種習慣。”孤狼說著撣了撣手指,剛剛他翻垃圾的時候沾上了不少。

    狼小姐不屑的撇撇嘴,“就不能是人家口味獨特?”

    孤狼現在完全不想搭理她,只是繼續道:“讓我有些遲疑的是,這種調料就算在花國也并不是非常常見,多數都是有些家底的少爺小姐才食用。而我也真的在某個房間中聞到了一些貴族小姐才使用的妝品。”

    短暫的沉默之后,狼母的聲音再次出現,“如果是迷惑布置的話弄這種花國貴族小姐的痕跡完全沒有意義。而熊武國的人似乎也沒有理由在隊伍中帶一個花國的貴族小姐。呵呵,看來這一次我們會有一些意外收獲。”

    狼母的聲音多了一絲好奇與興趣,孤狼馬上提醒,“但我們必須謹慎,就算一路上沒有收斂氣勢,但敵人能夠距離這么遠就發現我們,說明他們至少也會有個擅于感知的家伙。”

    “按照原計劃吧,你們配合二組向陷阱區驅趕,不要輕舉妄動,盡量抓活的。”

    狼母的命令似乎讓孤狼松了口氣,但剛要動身孤狼又問道:“三組回來了嗎?”

    “還沒有,但算算這里與研究所的距離,他們應該就快……”

    “狼母!狼母!怎么了,回話狼母……”

    通訊的中斷讓狼小姐和孤狼以及周圍戰士瞬間緊張了起來,他們這種通訊方式一般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肯定是那邊有什么……

    嗷吼!

    兩只巨大的鰲鉗突然洞穿地面將孤狼包裹在其中,鰲鉗合攏眼看就要將其夾成兩段,關鍵時刻孤狼表現出了其敏捷的伸手,身形一擰在鰲鉗邊緣蹭了一下就滑出很遠,可在他旁邊的兩名裝甲戰士就倒霉了,直接被切成了四段。

    8)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qq幸运农场在线计划 北京pk拾赛车官网下载 免费炒股app哪个 浙江体彩6十1历史号码 重组股 快乐10分口诀近期查询 竞彩足球胜平负玩法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 山东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直播 一定牛11选五山东 江西十一选五牛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怎么算中奖 喜乐彩中奖查询 吉林11选5前五跨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