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都市言情

生活在港片世界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生活在港片世界:正文卷 第六百六十五章 甩鍋俠馮敬堯

    馮敬堯的心情很忐忑,自從得知了山口香子的死訊后,他就一直寢食難安。

    在尚海,死個人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了,但山口香子怎么能死呢?

    她還沒幫他拿到工部局董事的席位呢!怎么就死了?

    他可是為了得到天龍會的支持,下了血本。

    折損了大半人手不說,花了不少錢贖人不談,單是招惹上斧頭幫這點,就足夠他頭疼的了。

    費了這么大的功夫,結果山口香子嗝屁了,這讓他找誰說理去?

    他現在就相當于買官當縣長,但收錢的長官卻被抄了家,這種感覺十分酸爽。

    山口香子是怎么死的,死在誰的手里,他已經有所猜測。

    雖然沒有證據,但他也基本可以確定,她的死和精武門脫不開關系,尤其是那個費南!

    想到費南,他又是一陣牙疼。

    他和費南的關系原本是不錯的,那部直接導致了之前的游行活動,以及隨后的董事會議的電影,費南一開始是打算找他合作,共同放映的。

    但是,因為他那會兒抱上了天龍會的大腿,又顧及到費南和精武門走得太近,就選擇閉門謝客,斷了聯系。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費南就再也沒來找過他。

    然而,他并沒有想到那部電影會造成如此的轟動,導致了這樣的后果。

    讓他更沒想到的是,這次會議中,霓虹董事代表并沒有占到什么便宜,而且還被迫同意了將虹口道場搬出尚海,并且向受到損失的影院進行賠償,歸還了沒收的拷貝。

    要知道,最近這半個多月以來的風波,最開始的誘因,就是因為這座道場,還有那部電影。

    他雖然沒有去看過那部電影,但也知道里面的大致內容。

    這樣一部**裸的抽打霓虹軍部臉皮的電影,霓虹軍部肯定是不會任由它大肆傳播的。

    但會議過后,他們卻偏偏捏著鼻子認了倒霉,把拷貝還給了院線,還賠償了影院遭受到的硬件損失。

    可能并沒有多少錢,但這里面的意義是非凡的。

    他知道,霓虹軍部是迫于游行活動的壓力。

    這次游行一共有將近十萬人參與,甚至比去年的那次罷工活動的參與人數還多些。

    這是民意所向,如果霓虹人選擇強硬應對,恐怕會迎來群眾的怒火,他們不敢冒險。

    但即便有千萬種理由,這也暴露了霓虹董事在工部局董事會中的影響力是不夠的。

    也就是說,他可能抱錯了大腿。

    咚咚!

    阿祥敲門進來,恭敬稟報:“老爺,虹口道場已經摘牌了,大門也封了,道場里的人今晚坐船回霓虹國,這會兒估計已經上船了。”

    馮敬堯的面色陰沉,心中最后一絲希望破滅,一絲恐懼開始滋生。

    虹口道場真的摘牌了,霓虹人認慫了!

    那我怎么辦?

    他焦躁地來回踱著步,心中思緒紛飛。

    他想不通,就連他都猜得到精武門和山口香子的死亡有很大的關系,為什么霓虹軍部和天龍會都還沒有動作?

    難道他們已經有所動作,但卻都沒有成功?

    區區一個精武門,怎么可能擁有這么恐怖的力量?能夠直接抗衡霓虹軍部?

    難道他們背后有什么神秘力量的支撐?

    這讓他想起了自己得來的消息中,在那次董事會議上,華人董事的腰桿仿佛格外硬些,事事據理力爭,每一條建議都掰開揉碎了談,寸步不讓,這和他以往的印象很不一樣。

    難道這次事件背后的推手另有其人?會是誰呢?

    苦思冥想,依然不得解,馮敬堯長嘆了口氣,心中對精武門和費南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忌憚。

    他有些后悔找斧頭幫去對付精武門了,這里面的水顯然要比他以為得深得多。

    但斧頭幫那邊他是不可能再去談的了,那份合約上的墨跡恐怕已經快消失了,他不能再和斧頭幫扯上任何關系。

    “唉!”

    長嘆了口氣,他仰面坐在了沙發上,揉著眉心,默默思索,尋找著出路。

    天下之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他和費南的關系或許還有轉機。

    他讓人去破壞了影院的首映,但卻并沒有得手,反而吃了大虧。

    但這也說明,費南并沒有因為他受到多少損失,他們之間的仇恨并不比霓虹軍部來得深。

    或許可以找個手下來頂鍋,推諉說是手下擅自行動,和他沒關系。

    這理由很蹩腳,費南肯定不信,但不信就不信唄!他擺出態度來,給出誠意,接不接受就是費南的事了。

    但找誰呢?這么大的行動,普通手下沒資格背這個鍋,背了費南也不會領情,反而是對他的一種侮辱。

    必須得是心腹才行。

    阿祥不用考慮,阿強?丁力?這兩個人里選一個吧!

    他們肯定不會同意,但也沒辦法,多補償一下好了。

    不過這也不保險,難保費南還不領情。

    得想想別的主意。

    思索了片刻,他開口問:“小姐呢?”

    阿祥回答:“在房間里,晚飯已經用過了,應該已經睡下了。”

    猶豫了下,馮敬堯還是起身,往馮程程的臥室走去。

    來到臥室門前,他抬手敲了敲門。

    “誰?”

    他聽到程程沒精打采的應了聲。

    “是我。”

    回了聲,馮敬堯一時間竟有些忐忑。

    他不確定程程會不會給自己開門。

    忙著處理手下保釋,聯系董事提名助力,他這段時間忙得不可開交,對程程的照顧也忽視了許多。

    因為這次的事,程程和他鬧得很不愉快,他們之間的關系也因此出現了裂痕。

    他本打算忙過了這段時間,再好好補償,但沒想到事情出現了意外,他還得反過頭來尋找程程的幫助。

    腳步聲來到門口,插銷響動,馮程程打開了房門。

    她已經換了睡衣,打算上床睡覺了。

    打開門,看了馮敬堯一眼,輕輕叫了聲“爹”,馮程程便回身來到了桌旁,自行坐了下來。

    感覺到女兒對自己明顯的冷淡,馮敬堯心中很是苦澀。

    強打起精神,擠出笑容,馮敬堯走進屋內,來到程程身旁坐下,關切詢問:“晚飯吃過了嗎?合不合你胃口?”

    “嗯。”

    馮程程輕輕點了點頭,惜字如金。

    馮敬堯輕咳了聲,沒話找話:“我看天氣開始轉暖了,明天讓荷香陪你出去逛逛吧?”

    “爹。”

    馮程程看向他,平靜說:“你想說什么,直說好了。”u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说明 广西11选5开奖历史 广西快3走势图基本 幸运飞艇9码图 浙江20选5中奖 海南体彩环岛赛开奖结果 3D历史开奖号码 股指期货配资最大平台 吉林快3走势图360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奖金 股票配资平台选主升浪配资 黑龙江22选5开奖数据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福建省11选5开奖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