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都市言情

生活在港片世界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生活在港片世界:正文卷 第六百六十四章 傾囊相授

    咚!

    虹口道場的牌匾落地,大門轟然關閉,工部局員工上前將封條貼在了大門上。

    黑龍會所有學員站在門口,手中拎著行李,神色悲憤。

    軍部已經幫他們訂好了返回霓虹國的船票,今夜他們就要啟程返航。

    從此之后,尚海再無虹口道場。

    路口的車內,藤田正道看著大門上的封條,面色木然。

    霓虹領事坐在他身旁,收回視線,嘆了口氣勸他:“這是董事會商議的結果,放棄道場,我們可以增加更多的經營企業,遷移更多的僑民,還能開通到長崎的定期航線,利大于弊啊!你就不要再糾結了。”

    “利大于弊,所以就可以犧牲我弟弟嗎?”

    藤田正道的聲音很平靜,領事注意到,他腳上的皮鞋像是有幾天沒有擦過了,沾滿了泥土。

    這在以前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

    看來這件事對他的打擊還是挺大的,領事搖了搖頭,拍了拍他的肩膀,嚴肅叮囑:“這件事通知過你爺爺,他已經同意了。因為菊野的事,天皇召見了內閣大臣,國內的形式也不樂觀,這個時候,你最好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不然你爺爺也保不住你。”

    說罷,他便推開車門離開了。

    再次看了眼道場的牌匾,藤田正道平靜吩咐:“開車,回醫院。”

    車子啟動,往軍部駛去。

    窗外夜風透過車窗的縫隙,吹拂在他的臉上,長發飄散,顯得有些凌亂。

    但藤田正道卻并沒有打理,只是木然的看著窗外。

    司機是他的親兵,自從他參軍后就一直跟在他身旁,很清楚他的脾氣。

    這種時候,藤田正道的怒火已經處于頂峰,導致他連控制表情的力氣都沒有,必須要費盡全力,才能維持住不爆發開來。

    他的手掌一直緊緊按著膝蓋,五指的用力抓皺了平整的軍褲卻渾然不覺。

    他很認同領事的話,也很認可董事會的決定。

    他也很清楚,現在的結果已經非常好了,和犧牲的東西相比,霓虹方獲得的東西顯然更多,還是很劃算的。

    但正是因為他很清楚這些,才會這樣憋悶,忍受快要被怒火點燃的痛苦。

    他知道這是最好的結果,但他痛恨認可這一結果的自己。

    這一結果是建立在犧牲了藤田剛的基礎上換回的結果,藤田剛和虹口道場一樣,都成為了犧牲品。

    一個支那人,打廢了藤田家族的人,不但一點事兒也沒有,而且還拍了一部電影,讓所有人都將霓虹武士當做了笑柄。

    所以說,我輸了?

    藤田家族輸了?

    霓虹軍部輸了?

    不!藤田正道的眼神堅定異常。

    只要我還沒死,就永遠不會放棄!

    霓虹軍部在尚海的擴張只是開始,等到將來那一天,你們一個也跑不了!

    ……

    將霍廷恩送回精武門后,系統界面上終于出現了任務完成的提示。

    叮!

    劇情線《精武英雄》已結束。

    劇情任務——驅逐日寇,已完成。

    沒有選擇結算獎勵,費南先把霍廷恩交給了小慧照料,又找到陳真一起來到了農勁蓀的房中,神神秘秘的商量著什么。

    讓陳真將師兄弟們都召集到了一起,有事要和他們商量。

    師兄弟們都去到了霍廷恩的房中,見他安全回來,大家都很高興。

    但看到他身上的傷,眾人又忍不住義憤填膺,七嘴八舌的大罵著斧頭幫下手太狠。

    這次他們被斧頭幫陰到,大都受了傷,有個別傷重的甚至還在昏迷中,沒有醒來。

    這也是他們來到尚海后吃的最大的一次虧,就連少館長都被人家生擒。

    還好被費南救了出來,不然消息傳開,就丟人丟大了。

    不多時,霍廷恩醒了過來。

    再次見到師兄弟,他很開心。

    大家對費南在哪里找到霍廷恩,又是怎么把他救出來的很感興趣。

    但霍廷恩對此一無所知,只記得自己被斧頭幫的人毆打了一番,丟進了巡捕房牢房里,再醒來后就安然無恙的回到了這里。

    正說著話,陳真推著木質輪椅走了進來,農勁蓀坐在上面,費南跟在身后。

    “廷恩你醒了?感覺怎么樣?”

    看到霍廷恩醒轉,農勁蓀關切詢問了一番,才回到了正題。

    “既然廷恩醒了,大家也都在,我就宣布一件事。”

    他抬手叫個過費南,正色說:“這次我們能幫俊卿報仇雪恨,把虹口道場趕出尚海,這里面,阿南功不可沒,他可以說是我們精武門的恩人,更是廷恩你的大恩人,你萬萬不可忘記!”

    霍廷恩聞言,咬牙翻身趴在了床板上,認認真真的沖費南磕了三個響頭,才說:“南哥義薄云天,幫廷恩報了殺父之仇,這份大恩大德,廷恩永世不忘!”

    費南上前將他扶起,笑著說:“別這么客氣了,大家都是習武之人,路見不平,當然要拔刀相助,不必多禮啦!”

    “是啊!這些客氣話就不說了,咱們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報答阿南。”

    頓了下,農勁蓀繼續說:“這次虹口道場被逼迫搬離尚海,霓虹軍部的臉上無光,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我決定,咱們暫時先離開尚海一段時間。”

    “什么?”

    霍廷恩忍不住脫口而出:“明明是咱們趕跑了他們,為什么我們要離開?咱們好不容易才在尚海闖出諾大的名頭,要是這時候離開,豈不是功虧一簣?”

    聽到他的話,師兄弟們也是連連附和。

    “農大叔!咱們不怕!霓虹人敢來,咱們就和他打!”

    “是呀!大風大浪都過來了,還怕他們?咱們不走!”

    眾人不服氣的嚷嚷著,費南見狀,上前一步,壓了壓手,開口說:“這是我的意思。”

    這一連串事下來,師兄弟們對費南是徹底服氣的,見他開口,便都停下了嘴巴。

    “讓你們離開尚海,是為了保存實力。”

    費南解釋說:“斧頭幫突然找你們的麻煩,這里面肯定有蹊蹺。你們個個都受了傷,這個時候,不是和人家正面硬剛的好時機。”

    “你們先在尚海周邊找個地方休養生息,養養傷,我會想辦法解決掉斧頭幫這個禍患,包括霓虹軍部的問題,到時候我會通知你們回來。”

    “南哥!”

    霍廷恩十分感動,鼻子發酸。

    從費南第一次來到精武門,和他們相識之后,就在盡心盡力的幫助著他們。

    不光幫他們揪出了叛徒,還幫父親報了仇,趕走了虹口道場,打響了精武門的名頭,現在還要幫他們解決斧頭幫的麻煩。

    說得夸張點,就算是父親再世,恐怕也做不到他這樣全面。

    想到這里,他忽然忍著疼痛,坐起身來,正色說:“南哥,你雖然不是我精武門中兄弟,但卻勝似兄弟,無論什么事你都沖鋒在前。”

    “小弟身為精武門少館長,無以為報,只有一身家傳武藝,如果南哥不嫌棄,我愿意傾囊相授!”8)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默认论坛三码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布图 江苏七位数20015期 证券公司佣金排名 怎样看股票k线图买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一定牛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号 安徽快3下载安装 江西快3一定牛规则 正虹科技将重组军工 广东36选7好彩1 2011中长线股票推荐 云南11选5的最好方法l 交易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