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魔法

這號有毒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這號有毒:正文卷 494、【綠色珠子的謎團】

    路潯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看著放在自己身旁的天道之珠,低著頭對劍鞘道:

    “是它自己跑出來的?”

    對此,路潯有些難以置信,因為先生說了,他給天道之珠施加了一道封印,那么,不應該會出問題才對。

    路潯可不覺得以先生的手段,還能出現什么紕漏。

    劍鞘聽著路潯的話語,黑繩不再纏在路潯的手腕上,而是漂浮起來,先指了指珠子,然后又指了指路潯。

    路潯看著它的動作,有些迷茫,道:“什么意思?你是說……珠子是我取出來的?”

    怎料劍鞘上的黑繩竟向下彎了彎,它在點頭!

    路潯眉頭微微一皺,立馬感覺到了事情的古怪。

    他撿起天道之珠,放在眼前仔細觀察著,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

    想了想后,他將天道之珠重新塞入到了劍鞘之中,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怎么都回憶不起來,自己在昏睡前竟取出過天道之珠。

    “而且這個夢……未免也太真實了一些。”路潯喃喃自語。

    而要想驗證一下這到底是不是一個夢,其實很簡單。

    比如去詢問一下季梨。

    在夢境中,他與季梨算是道侶,也曾春宵一刻,一炮而紅。

    根據里面的細節,季梨的小翹臀上,是有一顆小痣的。

    這個部位,路潯可是沒看過的。

    如若真的有小痣,那一切就耐人尋味了。

    “可是,這話也有點難以啟齒啊,我突然去問季梨,你那有痣嗎,總感覺怪怪的。”路潯失笑。

    他重新回憶夢中的其他細節,立馬想到了另一個!

    “夢境里,大師兄的左手掌心里,是有一道傷疤的!”路潯從床榻上驚坐起來。

    這一點,他也是不知道的。

    路潯立馬起身離開了小書齋,朝著空中飛去。

    魔宗上空,燕離、貓南北、沈閻,正一起守在桂伯身旁。

    “大師兄,四師姐。”路潯行禮道。

    燕離溫和的朝著路潯點了點頭,他對于自家小師弟的態度很是友善。

    沒辦法,作為一名劍修,面對著一把人形仙劍,態度怎么可能不好呢?

    “小師弟,你可真能睡,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貓南北道。

    “這么久嗎?”路潯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在心中嘀咕了一聲。

    與此同時,他也看了一眼燕離的左手掌心。

    “果然有一道淺淺的傷疤!”路潯心神震蕩。

    所以,剛剛自己的所見所聞……究竟是什么!!!

    ……

    ……

    “小師弟,你臉色怎么這么怪?”貓南北縱身一躍,便跳到了路潯的肩膀上,關心道。

    “我沒事,四師姐。”路潯擺了擺手,深吸一口氣,示意自己無礙。

    他剛剛臉色不對,是源于人對于未知事物的恐懼。

    那不知道自己在睡夢中究竟經歷了什么,暫時也想不透真正的原因。

    路潯搖了搖頭,讓自己冷靜清醒一些,抬頭看了一眼天穹之下狀態不是很好的桂伯,問道:

    “大師兄,桂伯他……還好嗎?”

    夢境中,桂伯補天之后,體內精血盡散,可是只剩下了三日壽命。

    這個啞巴老人拄著拐杖,站于后山山巔,等待著先生歸來。

    奈何這位老仆,最終也沒有等到主人歸家。

    燕離聽著路潯的話語,微微搖頭道:“狀態不是很好。”

    最關鍵的是,桂伯所做之事,大家還幫不上什么忙。

    路潯朝著桂伯丟了一個【偵測】,只見他的血條有一大半是半透明的。

    這是一個很不好的現象。

    很明顯,桂伯在補天之時,所付出的代價與夢境里是一致的。

    “等等!我有綠色珠子!”路潯想到了自己劍鞘內的綠色珠子。

    他將綠色珠子從劍鞘內取出,燕離看了珠子一眼,驚咦了一聲,道:“好澎湃的生命力。”

    “小師弟,這珠子你是從哪得來的?”燕離問道。

    路潯老實回答道:“是我與四師姐下山歷練時,于一座小寺廟內獲得,由寺廟住持所贈。”

    “這么貴重的東西,那住持便這樣贈予你了?”燕離有些不解。

    路潯解釋了一下,告知了燕離,那廟里的住持乃是龜類成精,自己的劍鞘又是由玄龜龜殼打造,他示若圣物。

    而這珠子本也是在寺廟內蒙塵,因為自己的出現,它才恢復了原樣,展現了神奇的功效,并讓那快老死的住持增長了壽命。

    燕離聞言,微微頷首,道:“倒也算是你的一大機緣。”

    “大師兄,你知道這是何物所化嗎?”路潯問道。

    燕離仔細打量了幾眼,搖了搖頭,道:“我認不出來,你可有詢問過先生?”

    “問過的,先生猜測是龜類大圣遺物,但他又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勁。”路潯道。

    “竟連先生都不知嗎?”燕離有些費解。

    路潯此刻也覺得費解。

    他那時候可不知道先生是連天道都吸食了一部分的大佬,這普天之下,竟還有東西能逃離天道的探查?

    著實古怪啊!

    “小師弟,你這東西,或許能幫到桂伯!”燕離臉色露出了一抹如釋重負般的笑容。

    而就在此刻,天空中的裂洞已經被徹底堵上了。

    啞巴老人的臉色慢慢的露出了一抹輕松的笑容,緊接著,整個人便閉上了眼睛,自高空處下墜。

    燕離連忙閃身消失不見,然后出現在桂伯的下墜處,一把將桂伯給接住。

    路潯用【偵測】又觀察了一下桂伯的情況,發現他幾乎所有血條都變成了半透明色!

    “小師弟,將珠子給我。”燕離立馬道。

    路潯沒有猶豫,便將珠子遞了過去。

    綠色的氣流開始自珠子內產生,然后瞬間就涌入到了桂伯體內。

    而桂伯的身體虧空實在是太大,一小縷綠色氣流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燕離抬頭看了路潯一眼,路潯沖他點了點頭后,燕離便把自己的靈力大量的調入到綠色珠子內,開始瘋狂的抽取著里頭的綠色能量。

    大量的氣流涌出,桂伯的臉色開始有所好轉,半透明的血條也慢慢的恢復了一些。

    燕離對路潯道:“小師弟,桂伯情況特殊,再這樣灌輸下去,你這顆珠子便會直接廢掉,你可愿意?”

    路潯想都沒想便直接點頭。

    “那好。”燕離將珠子內的氣流全部抽空,將它們統統灌輸到了啞巴老人的身體里。

    路潯通過【偵測】,能清晰地看到,半透明的血條正在以緩慢的速度持續增長著。

    很明顯,這股能量桂伯也需要一段時間進行消化。

    做完這些后,燕離將失去了所有能量的珠子還給了路潯。

    路潯接過珠子,發現它已經不再是綠色了。

    珠子里頭就像是一面鏡子一樣。

    路潯低頭看珠子,珠子里則倒映著路潯。

    ……8)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最好的炒股手机 北京快3直播玩法 短线操作股票推荐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今天 腾讯分分彩分析app软件 幸运赛车冠军选号技巧 配资中国配资网 福建体彩11选五任5遗漏 加拿大快乐8怎么玩 福彩6十1牛材网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广西快三今天开奖查询 排名靠前的股票配资平台 上海11选5推荐 急速赛车人工计划两期 000157股票行情-和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