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仙俠修真

氪金劍仙李太白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

氪金劍仙李太白:成都府 第428章 洛陽傅千荷

    “師父?”

    鹿明軒冷笑。

    “師父以后是不會見你了。”

    說著他將兩塊玉簡扔給了元丹丘。

    元丹丘接住那兩塊玉簡,隨后眉頭一擰。

    只見那兩塊玉簡上分別刻著他跟薔薇的名諱,不過兩人名諱中間已經被刻下了一道深深的劃痕。

    在嵩陽門待了這么久的他,對于這劃痕再熟悉不過——

    這是嵩陽門弟子被除名的標志。

    “你跟你那弟子薔薇,已經跟嵩陽門再無半點瓜葛,而師父是個念舊的人,只是將你除名,并未要求廢去你的修為,你好自為之吧。”

    鹿明軒皮笑肉不笑地看著一臉目瞪口呆的元丹丘。

    “鹿明軒!”

    在愣了幾秒后,元丹丘忽然怒喝一聲。

    “又是你搞的鬼!”

    他周身氣息翻涌,一臉的怒容。

    “師父還說了,雖然不廢除你的修為,但你若是敢用嵩陽門的功法,傷我嵩陽門的弟子,他必定親自出手將你斬殺。”

    面對元丹丘的憤怒,鹿明軒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丹丘兄,莫要被他激怒,失了分寸。”

    這時李頎又拍了拍元丹丘的肩膀,然后目光冷冷地看向那鹿明軒。

    被李頎這么一拍,元丹丘頓時也冷靜了下來。

    “在沒見到師父之前,我誰的話都不會信。”

    元丹丘用力一握,將手中玉簡直接握成了粉末。

    “呵呵……元丹丘,你太不了解師父了。”

    鹿明軒見狀一臉的譏笑。

    “師父何等清高之人,你這次為救你那不知所謂的弟子,十三道各門各派各家真武館,你幾乎跪了個遍,我將此事如實稟告給師父他老人家之后,他老人家險些被你氣得走火入魔!”

    他橫了元丹丘一眼道。

    “你胡說八道,師父他老人家,絕非如此度量之人。”

    元丹丘好不容易被壓下去的火氣,這時又冒了出來。

    “何事如此喧嘩?”

    不過就在這時,賀知章走了過來,打斷了二人的爭吵。

    他看了眼元丹丘,再看了眼不遠處的鹿明軒,隨即明白了些什么,當下皺眉道:

    “鹿閣主,你是怎么進來的?”

    “我帶他進來的。”

    一名模樣俏麗的小婦人從鹿明軒身后走了過來。

    “傅千荷?”

    來人賀知章正好認得,乃是洛陽真武館館主傅千荷。

    這洛陽真武館在大唐真武館之中,聲明與底蘊僅次于長安真武館,這些年又有太子扶持,聲勢甚至已經有超過長安真武館,而朝廷內外也有不少勢力在慫恿圣上,讓洛陽真武館取代長安真武館成為統領大唐所有真武館。

    “你不是說對這秘境不感興趣嗎?”

    賀知章冷冷道。

    “這秘境,我自然是不感興趣的。”

    傅千荷款款上前,她先是對鹿明軒眨了眨眼魅惑一笑,隨后才冷冷看向賀知章。

    “但你長安真武館,這次一口氣將我們僅存不多的靈石消耗一空,我總得來瞧瞧你們到底將這么多靈石用在了什么地方,又到底救出了些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吧?”

    她語氣雖然輕柔動聽,可字里行間卻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救人,那是圣上的意思,你這是在懷疑圣上?”

    賀知章靜靜地看著傅千荷,雖一介書生,但氣勢卻絲毫不遜。

    “賀館主給奴家定了好大一樁罪責呢。”

    傅千荷掩嘴一臉驚慌狀,不過馬上她又將手放下,嘴角勾起一臉狐媚道:

    “旨意雖是圣上下的沒錯,但圣上不過是被你等口中大義所累,這才不得已下旨。”

    “這并非圣上的錯,而是你們的錯。”

    “日后我大唐靈石補給不足,圣上定然會回想起今日之事,回想起你們是如何脅迫他,耗費這般數量的靈石來救助這么一群廢物的。”

    顯然洛陽真武館想要借此事對長安真武館發難,而傅千荷對此毫不掩飾。

    “傅館主,口口聲聲吾等以大義脅迫圣上,但你有沒有想過,圣上若無大義何以稱圣?”

    “圣上即是大義,吾等何以以大義脅迫大義?”

    面對傅千荷的挑釁,賀知章依舊表現得十分平靜。

    “好一句圣上即是大義。”

    傅千荷先是笑著拍了拍手,然后湊到賀知章耳邊低聲道:

    “但圣上是人,并非仙神。”

    “咯咯咯……”

    “來來來,來讓我們恭迎此次從秘境中出來的英雄們。”

    說完這句話她仰頭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而后帶著鹿明軒跟一眾跟隨洛陽真武館而來的宗門長老跟真武館天師朝那門口走去。

    很顯然,在她們看來,就算今天這幫人能夠出來也必定是狼狽不堪,甚至先前之所以沒有一次性全部出來,也不過是因為還有人被困在里面。

    “這個瘋女人!”

    李頎看著那傅千荷的背影冷哼了一聲。

    “你只管接人,其他事情交給我。”

    賀知章拍了拍李頎的肩膀,示意他不用理會傅千荷

    “嗯。”

    李頎點了點頭,然后看了眼一旁的元丹丘。

    此時的元丹丘正神情有些恍惚地看著手上那兩塊玉簡。

    “丹丘兄,你并未做錯什么。”

    他表情嚴肅地安慰道。

    “李兄說的沒錯,我不過是做了我該做的事情,縱使被逐出師門,我也只是做了為人師長該做的事情。”

    元丹丘聞言點了點頭,目光重新變得堅定了起來。

    說著,二人朝大門走去。

    只需下賀知章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

    “這姓傅的可不好惹。”

    趙無極這時來到賀知章旁邊,瞇眼望著那傅千荷的背影。

    “要我給你想點辦法嗎?”

    他轉頭看向賀知章。

    “她們便是就此發難,我賀某孑然一身,她們能耐我何?趙老你們就不用攙和進來了,不合適。”

    賀知章搖了搖頭。

    無論今日李白他們能否從秘境中出來,他都已經做好了迎接風暴的準備。

    “亂啊,亂啊……”

    趙無極嘆了口氣,一臉的無奈。

    他當初極力阻止賀知章,原因之一便是不想賀知章在此事上留下把柄,日后讓人拿捏。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大雪山秘境的大門,開始一點點地被那八位巨大石甲兵拉開。

    頓時,包括那傅千荷在內,元丹丘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跟著看向了大雪山秘境山門的方向。

    “砰!——”

    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過后,兩扇巨大石門,徹底被打開。

    一陣寒氣再一次從門內沖出,與門外暖氣交融之后,化作陣陣白霧,將那山門籠罩。

    很快,“啪嗒、啪嗒”的腳步聲,便從門后的通道中傳來。

    “呼……”

    聽到這腳步聲,元丹丘長長地松了口氣,一顆提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出來了!”

    一旁的李頎,同樣長吁了一口氣。

    bq
捕鱼大师苹果版下载链接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快三河南快三走势图 秒速快3app下载 腾讯分分彩专家精准计划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贵州快三门遗漏查询 太原股票配资 江苏十一选五开走势 北京快中彩玩法说明 黑龙江p62最新开奖 浙江快乐12游戏规则 2012年股票推荐 江苏快三综合走势图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 手机彩票自助投注平台